英格玛·伯格曼

简介:英格玛·伯格曼,1918年7月14日生于瑞典乌普萨拉,是宫廷牧师之子。先在业余剧团,后在哥特堡、赫尔辛堡以及斯德哥尔摩皇家剧院担任戏剧导演。是瑞典著名的电影、电视剧两栖的导演,杰出的电影剧作家,现代电影“教父”,“作者电影”最典型、最卓越的代表。当地时间2007年7月30日(周一)在他的最后定居地瑞典法罗岛去世,享年89岁。
[展开]

英格玛·伯格曼的个人经历

早年经历

英格玛·伯格曼1918年7月14日出生于瑞典乌普萨拉,生于一个路德会传教士的家庭,最著名的作品包括《第七封印》(het Sjunde inseglet,1957年)与《野草莓》(Smultronstället,1957年)。伯格曼从他对人类状态(human condition)的探索中,发现了忧郁与绝望,同时也发现喜剧与希望。

伯格曼父亲恩里克·伯格曼是位虔诚的路德教徒,曾长期担任牧师,后来成为瑞典国王的宫廷牧师。母亲是一位上层阶级出身的小姐,任性而孤僻。父亲对伯格曼的管束严厉到臻于残忍的程度,伯格曼的童年生活笼罩着一种严峻、压抑的气氛,这一切对伯格曼后来的创作有着极为深刻的影响。

伯格曼在剧场与电影上的兴趣很早就开始了:“在九岁的时候,他用一整套的锡兵玩具换得一个电池式魔灯(magic lantern)式摄影机,这个改变了他一生志向的东西。他回忆说在那一年内他介由玩这一个“玩具”在家里拥有了一个完整的私密世界。他制作他自己的场景、木偶与灯光效果,并用木偶表演,他自己做旁白演出奥古斯特·斯特林堡的戏剧作品。”

1934年,在伯格曼16岁的时候,被送到德国的朋友家度暑假。人们普遍相信他在威玛出席了纳粹党的集会活动并见到阿道夫·希特勒。之后他在自传《魔灯》(Laterna Magica)中写到有关他逗留在德国时,德国家庭如何把一幅阿道夫·希特勒的肖像放在他床边的墙上的内容,并且还写下了“多年来,我在希特勒的立场上,为他的成功而高兴,也为他的失败而悲伤“这样的文字。

他服了两期五个月的义务兵役。

英格玛·伯格曼

1937年,伯格曼进入斯德哥尔摩大学学院(后来的斯德哥尔摩大学)就读,主修文学与艺术。他花了大部分的时间在学生戏院中,而且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电影耽溺者”(genuine movie addict)。同一时间,一个无事实根据的牵连使得他跟他父亲在后来几年中决裂。虽然他没有从学校毕业,他还是写了很多的剧本,有些是歌剧,而且变成戏院里的助理导演。当他1942年在戏院工作时,他第一次有机会执导他自己的剧本《Caspar’s Death》。这出剧交给瑞典电影行业协会(Svensk Filmindustri)的成员观看,并且为他带莱了一个写电影剧本的工作。

个人生活

家庭

英格玛·伯格曼出生于瑞典的乌普萨拉。父亲艾瑞克·伯格曼(Erik Bergman)是路德会丹麦派的牧师,后来成为瑞典国王的专属牧师;母亲是女演员卡琳·艾葛伯隆(Karin Åkerblom或Karin Bergman)。关于宗教的形象与讨论围绕着他的成长。他的父亲是相当保守的教区牧师,也是个严父:英格玛曾因为像尿湿床这样的过错而被锁在黑暗的衣橱中。“当父亲在讲坛上传道,群众在祷告、歌颂或聆听时,”英格玛·伯格曼在他的自传《魔灯》(Laterna Magica)之中写到:“我沉浸在教堂的神秘世界之中:矮拱门、厚墙、永恒的气味,阳光在墙上、天花板上的中世纪图绘、雕刻上颤动着。一个人的想像力所能企望的,那里都有──天使、圣徒、龙、先知、恶魔、人”。

虽然他在一个虔诚的路德教家庭中长大,但是伯格曼却陈述了直到创作《冬之光》(Nattvardsgästerna,又译为《冬日之光》)之后,才接受了他在八岁便丧失了信仰。

婚史

伯格曼结了五次婚:

1、1943年3月25日 – 1945年,与爱丝·费雪(Else Fisher),编舞家与舞者(离婚)

子女:妮娜·伯格曼(Lena Bergman),女演员,1943年出生.

2、1945年7月22日 – 1950年,与Ellen Lundström,编舞家与电影导演 (离婚)

子女:艾娃·伯格曼(Eva Bergman),电影导演,1945年出生

Jan Bergman,电影导演(1946年─2000年)

双胞胎Mats Bergman与安娜·伯格曼(Anna Bergman),皆是演员与电影导演,1948年出生

3、1951年 – 1959年,与Gun Grut,记者 (离婚)

子女:Ingmar Bergman Jr,飞机机长,1951年出生

4、1959年 – 1969年,与凯比·拉雷特(Käbi Laretei), 钢琴家 (离婚)

子女:丹尼尔·伯格曼(Daniel Bergman),电影导演,1962年出生

5、1971年11月11日 – 1995年5月20日,与伯爵英格莉·冯·罗森(Ingrid von Rosen,或Ingrid Karlebo) (鳏居)

子女:玛莉亚·冯·罗森(Maria von Rosen),作家,1959年出生

前四次婚姻都是因离婚而结束,最后一次婚姻则是因妻子死于胃癌而结束。

他也跟女演员丽芙·乌曼生了作家琳·乌尔曼(Linn Ullmann)。所以,伯格曼总共有九个子女。只有其中一个小孩的母亲未跟他结过婚。在他和玛莉亚·冯·罗森(Maria von Rosen)的母亲结婚时,她已经有12岁大了。

爱情

丽芙·乌曼(Liv Ullmann)是挪威人,出生于二战前夕(1939年12月16日)的日本,父亲和祖父先后在战争中死去,她的童年因此蒙受了巨大的恐惧和悲伤,也养成了她在封闭的浴室里寻求安宁的习惯。

一九六五年夏天,法罗岛。英格玛·伯格曼(Ingmar Bergman),四十七岁,丽芙·乌曼(Liv Ullmann),二十七岁。他们在岛上拍摄《假面》(Persona),公认的伯格曼的最神秘的电影。当时丽芙·乌曼是个已婚女人,丈夫是个精神病医生。英格玛·伯格曼则结过四次婚,有七个子女。从一开始,《假面》的另一个女主角,比比·安德森(Bibi Andersson)就试图告诉丽芙:远离这个男人。十年前的夏天,她和丽芙一样,曾经堕入伯格曼的情网。

英格玛·伯格曼曾经说过:我们从来没有在法律上结过婚,但我在远离尘埃的法罗岛上造那 座房子,是打算和丽芙永远厮守的。其时,我甚至忘了问丽芙愿不愿意,我后来也没有问过她。1977年,丽芙出版她的自传《变》(Changing),我才了解了一些她当时的想法。当年,她应特鲁尔(Jan Troell)之邀去主演《移民》(The Emigrants),从此再没有回来。英格玛·伯格曼与丽芙·乌曼一起在岛上生活了五年。她逐渐发现他任性又自负,他也容易害怕,他年纪大了,他的头发稀疏了,不过,所有这些都不能减弱她对他的尊敬。她知道这就是爱情。

分手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他们谁也没有去说破它,大家都假装丽芙不过到挪威旅行一趟。她收拾了自己的衣服,但没有收拾琳的衣服,那样做太明显,太像分手了。然后,她离开了法罗岛。

他需要一个更从容和更包容的女人。他们分手后不久,丽芙·乌曼又应邀出演他的《呼喊与细语》(Cries and Whispers,1972),在摄制组,伯格曼很快便和另一个女演员英格莉·冯·罗森(Ingrid von Rosen)堕入爱河。英格莉成了伯格曼的第五任妻子。丽芙·乌曼的女儿琳很喜欢英格莉,她喜欢去法罗岛和伯格曼、英格莉一起过暑假。

丽芙离开法罗岛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有一半的记者在问:他们怎么了?当事人一声不吭,报界只好几十年如一日地从我们继续合作的片子里寻仇觅恨:1972年的《呼喊和细语》,1973的《婚姻场景》(Scenes from a Marriage),1976年的《面对面》(Face to Face),1978年的《秋天奏鸣曲》(Autumn Sonata),直到最近由乌曼导演的《背弃》(Faithless,2000)。

英格玛·伯格曼承认,乌曼一直是他最喜欢的演员。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充满情感,洋溢着凄楚又平常的人世感。评论界经常责骂英格玛·伯格曼的电影冷涩难懂,但没有人骂乌曼迷离,她是人世里的女人,是妻子,是母亲。即使她歇斯底里地呼叫,观众还是喜欢她。

创作经历

英格玛·伯格曼艺术成就涉及方面较广,是瑞典电影、剧场及歌剧导演。他在斯德哥尔摩大学读书期间,经常参加戏剧小组或戏剧团体的活动。1944年离校到南方哈辛堡市立剧院任专职导演。1944年他写出了第一个电影剧本《苦闷》(HETS FRENZY),1945年执导了第一部影片Crisis《危机》。此后又接连执导了Skepp till India land (《开往印度的船》,1947)、Fingelse (《监狱》,又名《魔鬼的宠儿》,1949)、Tirst (《渴望》,1949)等片,《不良少女莫妮卡》则使他闻名全球。

英格玛·伯格曼导演过超过170场的戏剧,62部电影。自行编剧的有50多部作品,其中《处女泉》、《杯中黑影》、和《芬妮与亚历山大》于1960年、1961年和1983年先后夺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呼喊与细语》于1974年获得奥斯卡奖最佳摄影奖,最佳影片、导演、剧本等提名。《夏夜的微笑》、《第七封印》、《女人的期待》、《野草莓》、《魔术师》、《处女泉》和《杯中黑影》则让他在柏林、戛纳和威尼斯等欧洲三大电影节各有斩获。

他所喜爱合作的国际知名演员有丽芙·乌曼与马克斯·冯·赛多(Max von Sydow)。他大部分的电影都取景自故乡瑞典,主题多是冷酷的,处理痛苦与疯狂。

1960年代末,伯格曼在瑞典哥特兰的法罗岛生活了很长时间,并在这里制作创作了许多电影。

伯格曼活跃了超过60年,但他的事业在1976年受到严重挫折,当时他被指控逃漏所得税。在一场拙劣的刑事侦查之后,他终止一系列待完成的制作,关闭他的工作室,并且自我放逐至德国八年。

英格玛·伯格曼的作品中随处可见的奇异构思对当代很多导演产生了巨大影响,这其中的代表人物有法国“新浪潮”导演吕克·戈达尔和美国黑色幽默大师伍迪·艾伦。伍迪·艾伦Woody Allen对《时代》杂志说,伯格曼的电影是任何一个电影人都想拍摄的,哪怕“只拍出其中的一部”。费里尼Federico Fellini说:把我和伯格曼相比是在恭维我。

早期创作

1937年,进入斯德哥尔摩大学攻读文学和艺术史,阅读了大量莎士比亚和斯特林堡等著名戏剧作家的作品。同时经常出没于学校的学生业余剧团,编写剧本、导演戏剧、饰演角色。大学毕业后在哥德堡、赫尔辛堡、斯德哥尔摩皇家剧院担任过戏剧导演。

40年代的创作

1944年,写出了第一个电影剧本《折磨》(Hets,1944),尖锐地抨击了瑞典的学校教育制度对学生的粗暴、专制和残酷压迫,由 Alf Sjoberg 拍成影片。

1946年,执导了他的第一部影片《危机》(Kris,1946)。(1948)、《渴》和《监狱》(Fangelse,1949)等片。

中期创作

50年代初,在电影艺术上开始逐渐成熟起来。

50年代中后期,随着《夏夜的微笑》、《第七封印》(Sjunde inseglet,Det,1957)、《野草莓》(Smultronstallet,1957)、《面孔》(Ansiktet,1958)等影片的拍摄完成,伯格曼跻身于世界著名导演的行列。六七十年代,大多数作品都是在用摄影机窥视人的灵魂,如“沉默三部曲”,即《犹在镜中》(1961)、《冬日之光》(1962)和《沉默》(1963),以及《假面》(1966)、《耻辱》(1968)、《呼喊与细语》(1972)等等。这些影片排除了戏剧冲突、故事叙事,以隐喻、象征的手法探讨现代西方社会中人与人之间交流的困难和生命的孤独痛苦。这一时期,多采用室内心理剧的结构形式,在看似狭小的空间里展示人的内心无比广阔的时空变幻。

成熟期的创作

1977年拍摄了反法西斯影片《蛇蛋》(The Serpent’s Egg,1977)。

1978年拍摄了他的最舞台化的影片《秋天奏鸣曲》(Hostsonaten,1978),描写事业与家庭的矛盾、母亲与女儿之间的隔膜,以及她们之间又爱又恨的相互关系。影片由 Ingrid Bergman 主演。

1982年,伯格曼着手拍摄他自称为“最后一部影片”《芳妮和亚历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1982)。这是他人物最多、情节最复杂、规模最大、视野最广阔、拍摄费用最昂贵、放映时间长达三个多小时的影片。这部影片有六十个有台词的角色,一千二百个群众演员,是一部把喜剧、悲剧、滑稽剧和恐怖片熔于一炉的家庭纪事。伯格曼过去影片中的主题和人物,以及一切他所迷恋的事物都重复出现在这部影片里,他自称这部影片是他“作为导演一生的总结”,是“一曲热爱生活的轻松的赞美诗”。

80年代退休

自1983年完成《芬尼和亚历山大》之后宣布不再拍片,但实际上,他通过自己的剧本仍在对瑞典电影产生着决定性的影响。

1992年,著名丹麦-瑞典导演比尔·奥古斯特执导了伯格曼编剧的影片《最美好的愿望》(Goda viljan,Den,1992)。这部描写伯格曼父母感情生活的电影在当年戛纳电影节上荣获了金棕榈奖和最佳女演员奖。同年,伯格曼的儿子丹尼尔·伯格曼也把父亲的小说《星期天的孩子》(Sondagsbarn,1992)搬上了银幕。

1996年,伯格曼的另一个剧本《私人的谈话》(Enskilda samtal,1996)又被与他长期合作的女演员、导演丽芙·乌尔曼拍成了电视剧。

2003年,为瑞典国家电视台制作的电视电影《萨拉邦德》(Saraband,2003),这是自《芬尼与亚历山大》以后20多年来惟一在电影院里与观众见面的伯格曼长片。影片在法国著名女演员让娜·莫罗的建议下,参加了昂热首映电影节组织策划的瑞典电影大师观摩展。

作品介绍

作品特点

童年记忆:童年的不安全感导致了他通过电影来驱除心理阴影;伯格曼曾说“拍电影就是跃入自己童年的深渊”,他的童年成为创作时自己无意识的宝库。在伯格曼电影中,儿童总是生活在一个受折磨的天真世界中。同年主题贯穿了伯格曼的大部分作品。

宗教主题:“我的一生一直在跟上帝的关系问题作斗争。”伯格曼的电影倾向于忽略社会问题,他的基本心态是存在主义和宗教怀疑论。伯格曼既怀疑上帝的存在,也不愿否认上帝的存在,这种矛盾表现在电影力就成了痛苦的追问,永远没有答案。

性与爱:伯格曼电影大胆地讨论和表现性爱问题,但性爱只是隐喻,它的作用有两个,1、揭示人类对爱与交往的内在渴望;2、性是生命力和创造力的象征。

戏剧感:他的作品有明显的舞台剧特征;伯格曼对自己的艺术历程有一句形象的描述———“戏剧是妻子,电影是艳遇”,在成为电影导演之前,他曾在戏剧舞台上创造过辉煌的“伯格曼时代”,而到了70年代后期,他又越来越憎恨商业对电影的“败坏”,终于在80年代初宣布息影又回归了戏剧,尽管他在电影界的影响超过了戏剧界,但在他心目中,电影无法取代戏剧的地位,在法罗岛安度晚年时他一直很高兴自己的事业是以戏剧为终点,碰到人们景仰他的电影作品时,他会很不屑地表示:“不要跟我谈电影,我看自己的作品都觉得很可笑!”

梦与现实:梦和现实的交织构成他作品的一贯风格。

爱的匮乏:在伯格曼看来,爱是唯一能够拯救人类的力量,但是爱的匮乏是人类在文明过程中付出的代价。沟通带来误解、交流遭遇嘲笑、语言编制谎言、责任产生虚伪……他的作品种往往都有一个残疾角色或垂死的人,这些眼前的残疾和即刻的垂危,都是人们内心疾病的外现,人们丧失了爱和被爱的能力,失去了信仰和方向。

音乐:伯格曼还擅长在电影中用音乐传达驳杂的思想,他最喜欢巴赫的音乐,简洁而严整、单纯而又苍茫,能够传达出很多无法言说的思想。他甚至曾考虑放下手头的工作去专门研究巴赫音乐。

着魔:伯格曼这样描述自己拍电影:“你们知道拍电影是怎么一回事么?每天奋力工作八个小时,就为了三分钟的电影。在这八小时里,可能只有10到12分钟,如果你走运的话,算得上是真正的创作。也许这都不会有。然后你得鼓足勇气迎接下一个八小时,祈祷这次你能获得真正的十分钟。为了找到有着真正创造力的这几分钟,拍摄现场的每个人每件东西都必须调整好。一定要让自己和演员进入一种着魔的状态……”

导演作品

萨拉邦德 Saraband (2003年)

Larmar och gör sig till (1997年)

Efter repetitionen (1984年)

芬妮与亚力山大 Fanny och Alexander (1982年)

傀儡生命Aus dem Leben der Marionetten (1980年)

秋日奏鸣曲Höstsonaten (1978年)

噩兆 Serpent’s Egg,The (1977年)

面对面Ansikte mot ansikte (1976年)

魔笛 Trollflöjten (1975年)

婚姻生活Scener ur ett äktenskap (1973年)

哭泣与耳语 Viskningar och rop (1972年)

安娜的情欲Passion,En (1969年)

羞耻Skammen (1968年)

狼之时刻Vargtimmen (1968年)

假面 Persona (1966年)

这些女人För att inte tala om alla dessa kvinnor (1964年)

冬日之光 Nattvardsgästerna (1963年)

沉默 Tystnaden (1963年)

穿过黑暗的玻璃 Såsom i en spegel (1961年)

魔鬼的眼睛Djävulens öga (1960年)

处女泉 Jungfrukällan (1960年)

面孔 Ansiktet (1958年)

Nära livet (1958年)

野草莓Smultronstället (1957年)

第七封印Sjunde inseglet,Det (1957年)

梦 Kvinnodröm (1955年)

夏夜的微笑 Sommarnattens leende (1955年)

恋爱课程Lektion i kärlek,En (1954年)

不良少女莫妮卡 Sommaren med Monika (1953年)

小丑之夜Gycklarnas afton (1953年)

女人的期待 Kvinnors väntan (1952年)

编剧作品

萨拉邦德 Saraband (2003年)

不忠 Trolösa (2000年)

Larmar och gör sig till (1997年)

Enskilda samtal (1996年)

善意的背叛Goda viljan,Den (1992年)

Efter repetitionen (1984年)

芬妮与亚力山大 Fanny och Alexander (1982年)

傀儡生命 Aus dem Leben der Marionetten (1980年)

小夜曲 Little Night Music,A (1978年)

秋日奏鸣曲 Höstsonaten (1978年)

噩兆 Serpent’s Egg,The (1977年)

面对面 Ansikte mot ansikte (1976年)

魔笛 Trollflöjten (1975年)

婚姻生活 Scener ur ett äktenskap (1973年)

哭泣与耳语 Viskningar och rop (1972年)

安娜的情欲 Passion,En (1969年)

狼之时刻 Vargtimmen (1968年)

羞耻 Skammen (1968年)

假面 Persona (1966年)

这些女人 För att inte tala om alla dessa kvinnor (1964年)

沉默 Tystnaden (1963年)

冬日之光 Nattvardsgästerna (1963年)

穿过黑暗的玻璃 Såsom i en spegel (1961年)

魔鬼的眼睛 Djävulens öga (1960年)

面孔 Ansiktet (1958年)

Nära livet (1958年)

野草莓 Smultronstället (1957年)

第七封印 Sjunde inseglet,Det (1957年)

梦 Kvinnodröm (1955年)

夏夜的微笑 Sommarnattens leende (1955年)

恋爱课程 Lektion i kärlek,En (1954年)

小丑之夜 Gycklarnas afton (1953年)

不良少女莫妮卡 Sommaren med Monika (1953年)

女人的期待 Kvinnors väntan (1952年)

Eva (1948年)

考验 Hets (1944年)

演绎作品

Light Keeps Me Company (2000年)

其他作品

1944年:《折磨》(编剧伯格曼,由阿尔夫·斯约堡导演)。

1945年:《危机》(伯格曼编导,根据莱克·菲休的原著改编)。

1946年:《雨中情侣》(由伯格曼和H.格列沃纽斯根据奥斯卡·勃拉森的话剧改编)。

1947年:《开往印度的船》(又名《永恒的幻影》,由伯格曼根据马丁·索台尔耶姆的话剧改编)。

1947年:《地狱中的音乐》(由伯格曼根据达格玛尔·埃德克维斯特的话剧改编,主要演员:海伊·塞斯特林,B.马尔姆斯登)。

1948年:《港口城市》(由伯格曼根据奥尔·朗斯堡的短篇小说改编,摄影:根那尔·菲休,主要演员:N.—C.强森,本格特·艾克隆特等),《监狱》(伯格曼编剧,摄影:戈兰·斯登堡,主要演员:D.斯维尔斯伦德,B.马尔姆斯登)。

1948年:《夏娃》(编剧:R.古斯塔夫·莫兰德尔)。

1949年:《渴望》(编剧:H.格列沃纽斯根据比尔吉特·腾格罗特的小说改编,摄影:根那尔·菲休,主要演员:埃娃·亨宁,B.马尔姆斯登,比尔吉特·腾格罗特)。

1949年:《走向快乐》(伯格曼编剧,主要演员:M.尼尔森,B.马尔姆斯台姆)。

1950年:《夏日游戏》(由伯格曼和格列沃纽斯编剧,摄影:根那尔·菲休,主要演员:M.B.尼尔森,B.马尔姆斯白姆,阿尔夫·克捷林)。

1950年:《这儿不会发生这种事》(编剧:格列沃纽斯,主要演员:阿尔夫·克捷林,西格纳·哈索,乌尔夫·帕尔姆)。

1952年:《妇女们的期待》(伯格曼编剧,摄影:根那尔·菲休,主要演员:阿尼塔·勃约尔克,埃娃·达尔贝克,B.马尔姆斯登,B.尼尔森)。

1952年:《和莫尼卡在一起的夏天》(编剧:P.A.福格尔斯特洛姆,摄影:根那尔·菲休,主要演员:哈里特·安德松,拉尔斯·艾克堡)。

1953年:《市集商人之夜》(伯格曼编剧,主要演员:阿克·格隆堡,H.安德松,安德斯·艾克,古德伦·布罗斯特)。

1954年:《恋爱的一课》(伯格曼编剧,主要演员:埃娃·达尔贝克,H.安德松)。

1955年:《妇女们的梦》(伯格曼编剧,主要演员:埃娃·达尔贝克)。

1955年:《夏夜的微笑》(伯格曼编剧,摄影:根那尔·菲休和阿克·尼尔松,主要演员:乌拉·约科尔松,根那尔·布约翰斯特兰德,埃娃·达尔贝克,H.安德松)。

1956年:《第七封印》(伯格曼编剧,摄影:根那尔·菲休,主要演员:马克斯·冯·西多夫,尼尔斯·波泼,碧比·安德松)。

1958年:《野草莓》(伯格曼编剧,摄影:根那尔·菲休,主要演员:维克多·斯约史特洛姆,英格丽·图林,碧比·安德松)。

1958年:《生命的开始》(编剧:乌拉·伊沙克松和伯格曼,摄影:马克斯·维伦,主要演员:埃娃·达尔贝克,英格丽·图林,碧比·安德松)。

1959年:《面孔》。1960年:《处女泉》,《魔鬼的眼睛》。

1961年:《犹在镜中》(主要演员:马克斯·冯·西多夫,哈利特·安德松)。

1962年:《领圣体者》。

1963年:《沉默》。

1964年:《所有这些妇女》。

1966年:《假面》。

1968年:《狼的时刻》。

1969年:《耻辱》。

1969年:《宗教仪式》(电视片)。

1970年:《情欲》。

1971年:《接触》(主要演员:碧比·安德松,艾略特·古尔德)。

作品赏析

《野草莓》Smultronstället 1957年

虽然伯格曼在此片中用了很多超现实主义的手法来拍摄,但是此片最后整体所呈现的风貌却清新感人,朴素自然,犹如一段旅程,使得我们在这段旅程中看见自己,看见人生。

在《野草莓》中,每一个场景的拍摄角度,氛围营造都有一定的表意指向,比如在开头的梦中,非常强烈的光照在街道的建筑物上,这使它们投下的阴影显得锋利而恐怖,黑和白之间的距离拉得非常大,有一种歇斯底里的不安,而伊萨克就孤零零地站在街角,一个长镜头跟随他在街角来回地走,接着又切至伊萨克脸部的特写镜头,一束光打在他脸上,使他的脸苍白臃肿而且神色惊恐,一种冰冷而又不安的氛围在这个场景中荡漾。但是当伊萨克和儿媳开车渐渐驶离城市时,用了自然光,摄影机俯拍,逐渐地展现一种平静的开端,然后,一种阳光灿烂的田园风光呈现眼前……

《第七封印》Sjunde inseglet, Det 1957年

探索死亡及宗教的奥秘。剧情由下棋延伸到对宗教和上帝的讨论,并巧妙地折射出一个个的不同社会层面。片名来自《圣经》中的《启示录》——“羔羊揭开第七印的时候,天上寂静约有二刻。”影片中极具象征意义的意象俯拾皆是,无论是死亡的造型,还是盘旋空中的黑鹰,均有着耐人寻味的涵义。这些形象已成为电影语汇的基石,被后人反复模仿。

影片透过十四世纪战争结束之后理想主义的骑士布罗克以及他的同伴在蔓延瘟疫的欧洲大陆上的漂泊生涯,向观众展示了不同的人在面对死亡时不同的表现方式。同时对人类生存的意义、对信仰的根源以及上帝的存在性提出了针锋相对的疑问,同时又通过演员约瑟夫一家的生活来肯定信仰本身的力量。

此片35天完成,具有一种造型艺术般的效果,这是伯格曼少数电影才有的,一种和谐的节奏。

《处女泉》Jungfrukällan1960年

是伯格曼对上帝虔诚和绝望的控诉。为什么上帝明明眼睁睁看着罪恶的发生,却无法阻止。这就引发了上帝是否存在的终极思考,

《秋日奏鸣曲》Höstsonaten1978年

我最喜欢的伯格曼电影,虽然场景是如此简单,故事情节也很淡。影片探讨了爱的可能性、人与人真正沟通的困难等问题。

英格玛·伯格曼和同样来自瑞典的巨星英格丽·褒曼Ingrid Bergman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合作,拍摄了这部影片。本片为两人赢得了极大的赞誉,并囊括了包括奥斯卡和金球奖在内的很多奖项。

《冬日之光》Nattvardsgästerna1962年

《冬日之光》是伯格曼最优秀了影片之一,这部影片十分简捷的画面处理与人物内心的急剧波动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失去了信仰的牧师,同时也失去了爱的能力,他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一具枯干的僵尸。但问题是,他本人尚能够清醒地看到这一点。

爱与救赎的关系在《冬日之光》有更深入的探讨,牧师作为神职人员,本应离上帝最近,或者说最接近爱的本质,但事实却是最应相信爱的人却离爱最远。对妻子的爱从某种程度上代表了对上帝的信仰,而她的死亡令一切仿佛变的虚假起来,他所相信的爱(上帝)在这里成了最直接彻底的折磨,片头木然空乏的布道便在暗示一切发生得毫无意义。冬日之光无法让人心真正获得温暖,它只会割伤人眼。人人都会逃避,最后重复开始的片断意在说明:当问题无可解时,人们只能通过谎言欺骗甚至自我麻醉(他在能意识到他所信奉的上帝并不会为他带来任何帮助下仍然只能向上帝求援,而上帝只会永远冷漠地俯瞰无奈众生),迎来无法摆脱的噩梦轮回。

《芬妮和亚历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 1982

伯格曼称《芳妮和亚历山大》为“最后一部影片”。这是他人物最多、情节最复杂、规模最大、视野最广阔、拍摄费用最昂贵、放映时间长达三个多小时的影片。这部影片有六十个有台词的角色,一千二百个群众演员,是一部把喜剧、悲剧、滑稽剧和恐怖片熔于一炉的家庭纪事。伯格曼过去影片中的主题和人物,以及一切他所迷恋的事物都重复出现在这部影片里,他自称这部影片是他“作为导演一生的总结”,是“一曲热爱生活的轻松的赞美诗”。

个人成就

英格玛·伯格曼,自50年代登上影坛以来,以简约的影像风格、沉郁的理性精神和对生与死、灵与肉、精神与存在等一系列问题的探索,成为世界影坛上为数不多的将电影纳入严肃哲学话题的人物之一。他导演过62部电影,多数自行编剧,也导演超过170场的戏剧。他所喜爱合作的国际知名演员有丽芙·乌尔曼(Liv Ullmann)与马克斯·冯·赛多(Max von Sydow)。他大部分的电影都取景自故乡瑞典,主题多是冷酷的,处理痛苦与疯狂。

伯格曼所奠定的瑞典电影的理性精神和60年代瑞典新电影的写实风格殊途同归,并且极大影响了法国新浪潮电影。

他一生获得了无数的奖项,1975年伯格曼因执导戏剧的杰出成就,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

伍迪·艾伦Woody Allen在伯格曼逝世时说:“因为我多年来对他的狂热赞美,当他去世的时候,许多报纸杂志约我做访谈。似乎除了再一次称颂他的伟大,我还能给这个噩耗带来什么价值。他们问,Bergman是如何影响你的?我说,他没有影响我,他是一个天才,而我不是。天才是无法学习的,否则其魔术就能延续了。

舞台

幼时伯格曼的父亲经常用自行车带着他去厄普兰地区的乡村教堂布道。当他开始布道后,小伯格曼就沉浸在教堂内部的象征世界之中,壁画、木刻生动而通俗地描绘了圣经故事。多年以后,伯格曼将其中一些早年记忆改造为一则名为《木刻画》的舞台剧之中。后来又成了电影《第七封印》的基本母题。其中有几个场景直接来自这些圣像画与宗教寓意画,例如骑士与黑衣死神对弈、苦修者的自我鞭笞游行、死亡之人在死神的率领下跳着轮舞翻过山岗……这些画面源于这位艺术家的童年记忆。

伯格曼很早就对舞台与银幕表现出强烈的兴趣。当他得到他最珍爱的一套玩具,一盏魔灯与一套木偶剧场玩具时,他才只有10岁。他为这些木偶演员们设计布景与道具,还为它们编写剧本。伯格曼对幻觉世界的爱好已经不是一个孩子对玩耍的一般热衷了。他把自己积蓄下来的大部钱都花在了为他的魔灯和放映机买“电影”上了。这种所谓“电影”不过是用于投影的透明画片罢了。正是这些画片,给了伯格曼无穷无尽的遐思与幻想。《芬妮与亚历山大》开片第一个正面镜头就是:小小的帷幕拉起,出现小亚历山大的身影,他在摆弄那些木偶演员,好像向观众宣布“我的戏开始了!”而在影片的发展过程中,我们又好几次看到亚历山大在摆弄他的“魔灯”。

伯格曼很早就开始了他舞台剧导演的生涯。在他早期执导过的舞台剧中,有斯特林堡的《幸运儿佩尔的旅程》以及莎士比亚的《麦克白》。

1944年,伯格曼离开大学,在哈尔斯林堡城市剧院成为一名职业导演。剧院正处于艺术与经济的双重倒闭的边缘,但是在两年时间里,伯格曼就将它转变成为一所非常成功的剧院。此后,他转移到了歌德堡城市剧院,1952年,他开始了在马尔莫城市剧院长达6年的导演生涯,在那里创造了一个辉煌的“伯格曼时代”。以其精湛的室内剧演出及其从《浮士德》到《风流寡妇》的高度平衡的保留剧目而名声大噪。马尔莫剧院的许多演员后来都成了伯格曼电影的最受欢迎的诠释者:哈丽叶·安德森(Harriet Andersson)、碧比·安德森(Bibi Andersson)、英格丽·图林(Ingrid Thulin),以及麦克斯·冯·席多(Max von Sydow)。

伯格曼的舞台剧导演生涯在1963-1966的三年中达到了顶点,那时,他是瑞典国家剧院,斯德哥尔摩皇家戏剧院院长。从1938年到1966年的27年中,一共执导了大约75部戏,还有大量电视剧与广播剧(不算1946年起执导第一部电影以来的大量电影作品)。他所执导的作品包括了莫里哀、歌德、易伯生、斯特林堡、契诃夫、皮兰德娄、布莱希特、加缪、阿诺尔、田纳西·威廉斯,以及爱德华·阿尔比等。

1966年,伯格曼辞去皇家剧院院长之职,理由之一是想更多地投入到电影创作中来。因为他在电影领域的成就,比起他对戏剧的贡献来,还要大得多。伯格曼作为一个剧作家与戏剧导演的名声,主要限于瑞典该国,可是,他的电影,几乎从一开始就获得了国际声望,并且一下子挤身世界一流电影导演行列。

戏剧

30-60年代:

1937年,伯格曼进入了斯德哥尔摩大学攻读文学和艺术史,他阅读了大量莎士比亚和斯特林堡等著名戏剧作家的作品。同时,他经常出没于学校的学生业余剧团,编写剧本,导演戏剧,饰演角色。

1944年,伯格曼离开大学,在哈尔斯林堡城市剧院(Halsingberg City Theater)成为一名职业导演。剧院正处于艺术与经济的双重倒闭的边缘,但是在两年时间里,伯格曼就将它转变成为一所非常成功的剧院。此后,他转移到了歌德堡城市剧院(Gothenburg City Theater),在那里,他的影响同样深厚。

1952年,他开始了在马尔莫城市剧院(Malmo City Theater)长达6年的导演生涯。那是现代欧洲最著名的剧院之一,他在那里创造了一个辉煌的“伯格曼时代”。以其精湛的室内剧演出及其从《浮士德》到《风流寡妇》的高度平衡的保留剧目而名声大噪。马尔莫剧院的许多演员后来都成了伯格曼电影的最受欢迎的诠释者

1963——1966年,他成为瑞典皇家大戏院的院长,后来因为要专心创作而辞去此职务。

1985年,伯格曼重返舞台,导演了一些经典剧目。

导演

40年代-21世纪:

电影的起步:40年代

1944年他写出了第一个电影剧本《苦闷》Hets(Alf Sjoberg导演)。

1945年独立执导了第一部影片《危机》Crisis。此后又接连执导了几部影片。

1948年《黑暗中的音乐》Musik i m?rker 获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提名

成熟:50年代,跻身于世界著名导演的行列

英格玛·伯格曼

1953年《不良少女莫妮卡》Sommaren med Monika 1955年《夏夜的微笑》Sommarnattens leende 是伯格曼拍摄的为数不多的古装影片之一。获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提名、最终赢得Best Poetic Humor Award。伯格曼惟一一部带有轻喜剧风格、有着圆满结局的影片。这个时期的伯格曼,还没有来得及把自己变成一位哲学家、神秘主义者和所谓的现代派叙事大师。

1957年《第七封印》Sjunde inseglet,Det获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提名、最终赢得评委会特别奖Jury Special Prize。

1957年《野草莓》Smultronst?llet 获柏林电影节金熊奖;奥斯卡最佳编剧奖提名;赢得威尼斯电影节意大利影评认奖Italian Film Critics Award。大师地位开始被确立。

1958年《生命的边缘》N?ra livet 获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提名,最终赢得最佳导演奖

1958年《魔术师》Ansiktet获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提名,最终赢得评委会特别奖Special Jury Prize

灵魂的世界:60-70年代

伯格曼电影在60年代发生了质的变化,他这个阶段的影片注重人物的心理,热衷于探讨灵魂问题;故事的视点更加散漫,靠情绪、视觉、直觉,较之以前远离了线性叙事。他排除了戏剧冲突、故事叙事,以隐喻、象征的手法探讨现代西方社会中人与人之间交流的困难和生命的孤独痛苦。这一时期,伯格曼多采用室内心理剧的结构形式,在看似狭小的空间里展示人的内心无比广阔的时空变幻。

1960年《处女泉》Jungfruk?llan获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提名、最终赢得Special Mention;赢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

1961年《犹在镜中》S?som i en spegel 获获柏林电影节金熊奖提名、最终赢得OCIC Award;奥斯卡最佳编剧奖提名,赢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

1962年《冬日之光》Nattvardsg?sterna。这时他已经和男演员约瑟夫森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合作关系。这一直是伯格曼的一个特点,他总是和相熟的演员、摄影师共同工作。约瑟夫森后来回忆说,那时的伯格曼是一个孤僻的人,人们都不怎么和他说话,但是人们都能意识到他是一个不平凡的人。

《犹在镜中》与《冬日之光》(1962)和《沉默》(1963),合称为“沉默三部曲”。

1971年伯格曼赢得威尼斯电影节终身成就奖;

1972年《呼喊与细语》Viskningar och rop 赢得戛纳电影节技术大奖Technical Grand Prize;获奥斯卡最佳导演、最佳影片、最佳编剧奖提名,成为争议最多的影片之一。

1976年《面对面》Ansikte mot ansikte获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提名

1977年伯格曼拍摄了反法西斯影片《蛇蛋》The Serpent’s Egg

1978年《秋天奏鸣曲》H?stsonaten 获奥斯卡最佳编剧奖提名;描写事业与家庭的矛盾、母亲与女儿之间的隔膜,以及她们之间又爱又恨的相互关系,由英格丽·褒曼主演。

80年代以后:

1978年,伯格曼的创作被打断,关于伯格曼漏税的新闻铺天盖地占据了瑞典各种报纸的重要版面。伯格曼因此离开了瑞典。这是伯格曼生命中颇为尴尬的一段,一个具有国际声誉的电影人却失去了自己的祖国。5年之后,伯格曼终于回到祖国来完成他的告别之作,这就是《芬妮和亚历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

1982年《芬妮和亚历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 获奥斯卡最佳导演、最佳编剧奖提名,赢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赢得威尼斯电影节FIPRESCI Prize。1982年,宣布退出影坛。

1997年伯格曼赢得戛纳电影节Palm of the Palms奖

1998年伯格曼因终身成就赢得戛纳电影节Prize of the Ecumenical Jury奖

2002年的秋天,84岁的伯格曼破例出山,创作了120分钟的电视电影《萨拉邦德》。

获奖

奥斯卡金像奖

1971年,

入围最佳原创剧本奖:《野草莓》(Smultronstället)于1960年

入围最佳原创剧本奖:《犹在镜中》(Såsom i en spegel)于1963年

入围最佳原创剧本奖:《哭泣与耳语》(Viskningar och rop)于1974年

入围最佳影片奖:《哭泣与耳语》(Viskningar och rop)于1974年

入围最佳导演奖:《哭泣与耳语》(Viskningar och rop)于1974年

入围最佳导演奖:《面对面》(Ansikte mot ansikte)于1977年

入围最佳原创剧本奖:《秋光奏鸣曲》(Höstsonaten)于1979年

入围最佳原创剧本奖:《芬妮和亚历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于1984年

入围最佳导演奖:《芬妮和亚历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于1984年

英国电影学院奖

入围最佳电影奖:《面孔》(Ansiktet)于1960年

入围最佳外语电影奖:《芬妮和亚历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于1984年

凯撒电影奖

入围最佳外语电影奖:《魔笛》(Trollflöjten)于1976年

入围最佳外语电影奖:《秋光奏鸣曲》(Höstsonaten)于1979年

获得最佳外语电影奖:《芬妮和亚历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

入围最佳欧洲电影奖:《夕阳舞曲》(Saraband)于2005年

戛纳电影节

获得最佳诙谐诗意奖:《夏夜微笑》(Sommarnattens leende),

入围金棕榈奖:《夏夜微笑》(Sommarnattens leende)于1955年

获得评审团特别奖:《第七封印》(Det Sjunde inseglet),

入围金棕榈奖:《第七封印》(Det Sjunde inseglet)于1957年

获得最佳导演奖:《生命的边缘》(Nära livet),

入围金棕榈奖:《生命的边缘》(Nära livet)于1958年

获得特别推荐奖(Special Mention):《处女之泉》(Jungfrukällan),

入围金棕榈奖:《处女之泉》(Jungfrukällan)于1960年

获得技术大奖(Technical Grand Prize):《哭泣与耳语》(Viskningar och rop),

获得棕榈之手奖(Palm of Palms),

获得天主教人道精神奖(Prize of the Ecumenical Jury),为他全部的电影作品而颁发的特别奖,

金球奖

入围最佳导演奖:《芬妮和亚历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于1984年

阿根廷影评家协会奖(Argentine Film Critics Association Awards)

获得特别美洲兀鹰奖(Special Condor):《夕阳舞曲》(Saraband),

柏林电影节

获得金熊奖:《野草莓》(Smultronstället),

获得天主教人道精神奖(OCIC Award):《犹在镜中》(Såsom i en spegel),

入围金熊奖:《犹在镜中》(Såsom i en spegel)于1962年

丹麦波迪电影奖(Bodil Awards)

获得最佳欧洲电影奖:《夏夜微笑》(Sommarnattens leende),

获得最佳欧洲电影奖:《野草莓》(Smultronstället),

获得最佳欧洲电影奖:《哭泣与耳语》(Viskningar och rop),

获得最佳欧洲电影奖:《秋光奏鸣曲》(Höstsonaten),

波兰Camerimage电影节

获得终生最佳双人组(导演-摄影师)特别奖:1998年与史汶·尼克维斯特(Sven Nykvist)共享

意大利奥斯卡奖(David Di Donatello Awards)

获得最佳外语片导演奖:《哭泣与耳语》(Viskningar och rop),

获得最佳外语片导演奖:《芬妮和亚历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

获得最佳外语片奖:《芬妮和亚历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

获得最佳外语片剧本奖:《芬妮和亚历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

获得鲁奇诺·维斯康蒂奖(David Luchino Visconti),

美国导演工会奖(Directors Guild of America Award)

入围杰出导演成就奖:《芬妮和亚历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于1984年

获得终身成就奖,

欧洲电影奖

获得终身成就奖,

法国电影评论协会奖(French Syndicate of Cinema Critics)

获得最佳外语片奖:《芬妮和亚历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

意大利吉冯尼电影节(Giffoni Film Festival)

获得“Nocciola d’Oro”奖,

瑞典金甲虫奖

获得最佳导演奖:《沉默》(Tystnaden),

获得最佳导演奖:《芬妮和亚历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

获得最佳剧本奖:《善意的背叛》(Den Goda Viljan),

意大利电影新闻记者协会银兔奖(Italian National Syndicate of Film Journalists)

获得最佳外语片导演奖:《野草莓》(Smultronstället),

获得最佳外语片导演奖:《第七封印》(Det Sjunde inseglet),

获得最佳外语片导演奖:《哭泣与耳语》(Viskningar och rop),

获得最佳外语片导演奖:《秋光奏鸣曲》(Höstsonaten),

获得最佳外语片导演奖:《芬妮和亚历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

芬兰胡西奖(Jussi Awards)

获得最佳外语片导演奖:《哭泣与耳语》(Viskningar och rop),

堪萨斯市影评人协会奖(Kansas City Film Critics Circle Awards)

获得最佳导演奖:《哭泣与耳语》(Viskningar och rop),

电影旬报赏(Kinema Junpo Awards)

获得最佳外语片导演奖:《处女之泉》(Jungfrukällan),

获得最佳外语片奖:《处女之泉》(Jungfrukällan),

获得最佳外语片奖:《野草莓》(Smultronstället),

阿根廷马塔布拉塔电影节(Mar del Plata Film Festival)

获得最佳影片奖:《野草莓》(Smultronstället),

美国国家评论协会奖(National Board of Review)

获得特别褒扬奖,

获得最佳导演奖:《哭泣与耳语》(Viskningar och rop),

获得最佳导演奖:《秋光奏鸣曲》(Höstsonaten),

美国国家影评人协会奖(National Society of Film Critics Awards)

获得最佳导演奖:《假面》(Persona),

获得最佳导演奖:《羞耻》(Skammen)与《狼的时刻》(Vargtimmen),

获得最佳导演奖:《激情》(En Passion),

获得最佳剧本奖:《哭泣与耳语》(Viskningar och rop),

获得最佳剧本奖:《婚姻场景》(Scener ur ett äktenskap),

获得特别奖:《魔笛》(Trollflöjten),

纽约影评人协会奖(New York Film Critics Circle Awards)

获得最佳导演奖:《哭泣与耳语》(Viskningar och rop),

获得最佳剧本奖:《哭泣与耳语》(Viskningar och rop),

获得最佳剧本奖:《婚姻场景》(Scener ur ett äktenskap),

获得最佳导演奖:《芬妮和亚历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

西班牙圣后迪奖(Sant Jordi Awards)

获得特别奖:《夕阳舞曲》(Saraband),

威尼斯电影节

入围金狮奖:《黑暗中的音乐》(Musik i mörker)于1948年

获得Italian Film Critics Award:《第七封印》(Det Sjunde inseglet),

获得评审团特别奖:《面孔》(Ansiktet),

入围金狮奖:《面孔》(Ansiktet)于1959年

获得生涯金狮奖(Career Golden Lion),

获得威尼斯电影节影评人费比西奖:《芬妮和亚历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

大事记

1、逃税指控与放逐

1976年是英格玛·伯格曼的生命中最受创伤的一年。在当年1月30日,当在斯德哥尔摩的皇家剧院(Kungliga Dramatiska Teatern)排练奥古斯特·斯特林堡的《死亡之舞》(Dance of Death)的时候,被两个便衣警察以逃漏所得税的罪名将其如同一个普通刑事犯般地拘捕了。伯格曼在这个事件上受到很大打击,他遭受的耻辱导致他神经崩溃,最终因忧郁症入院接受治疗。

调查把重心集中在一笔宣称1970年在伯格曼的瑞典公司Cinematograf与它的瑞士子公司Persona之间,总值500,000克朗的交易(子公司设立的目的大多是用在付给外国籍演员的薪资)。伯格曼在1974年被瑞典中央银行通知之后解散了子公司Persona,并随后提出所得报告。1976年3月23日,特别检察官安德斯·努德纳德勒(Anders Nordenadler)取消了对伯格曼的告诉,并说这样宣称的“犯罪”并没有法律基础,就相当是“控告一个人偷了他自己的车子”。 瑞典国内税务署主席Gösta Ekman将军则为该调查辩护,说此调查已经论及重要的法律材料,并且对待伯格曼跟其他嫌疑犯一样平等。他对伯格曼离开瑞典表示了些许遗憾,希望当调查结果表示伯格曼并没有做错事情之后,他能成为“更坚强”

虽然告诉已经被取消,但伯格曼持续了一段时间的担忧,害怕他再也不能回到导演工作上。他最后终于从惊吓中恢复,但是尽管瑞典首相奥洛夫·帕尔梅与许多政治界和电影界的大人物再三请求,他还是发誓再也不在瑞典工作。他关闭了他自己在波罗的海中荒芜的法罗岛上的工作室,停止了两部正在进行的电影拍摄计划,并且在德国慕尼黑自我放逐。瑞典电影学院的校长哈利·舒恩(Harry Schein)估计了伯格曼自我放逐的直接损失为金额上约一千万克朗以及丧失了数以百计的工作机会。

2、从放逐中回归

虽然英格玛·伯格曼在1978年年中才从慕尼黑继续经营事业,但是他似乎已经克服一些来自母国给他的痛苦。这年七月他回到瑞典,在法罗岛庆祝他六十岁生日,并且恢复他部分在皇家剧院导演工作。为了使他的回归增光,瑞典电影学院设立了一个新奖项─“英格玛·伯格曼奖”(Ingmar Bergman Prize)以奖励年度在电影制作上有杰出表现的人。

然而,他在1984年之前依然待在慕尼黑。有一个完成于2005年的法罗岛对于伯格曼最后的访谈中,伯格曼提到在自我放逐的日子中伤害非常大,他实际上失去了人生中珍贵的八年时光。伯格曼于2003年12月从电影工作中退休。他在2006年10月动了臀部手术并且复原得很慢。2007年7月30日,他在睡梦中于他法罗岛的家中安详地过世,享寿89岁。另一个知名的电影导演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也在同一天过世。2007年8月18日,他在法罗岛私人丧礼中下葬。他在该岛上的墓地位置目前是个秘密。虽然他葬于法罗岛,但是他的名字与生日已经在他死前数年就刻写在斯德哥尔摩省Norrtälje自治区Roslagsbro墓园中他妻子的名字下面,代表他曾经希望葬在这里。

评价

英格玛·伯格曼,瑞典的国宝级编导,20世纪电影大师之一。

●评价奥逊·威尔斯

对于我来说,他的存在就是个玩笑。我从来不觉得威尔斯能配得上演员这项职业,我觉得他的表演既空虚又无趣。《公民凯恩》只是一部浪得虚名的无聊电影,主要就是因为表演方面毫无价值。在好莱坞对于演员有两个评价标准:演技和人品,不可否认他人品还不错,但是他的表演太差劲。

●评价戈达尔

我从他的电影里看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他们都是那种让人思维混乱,假正经并且死气沉沉的电影。他的那部叫《男性女性》的狗屁电影是最没趣的一部,亏得还有那么大的名气。

●评价安东尼奥尼

他只有两部杰作———看了这两部之后,你就不用看他的其他作品了。一部是我反复欣赏过很多次的《放大》;另一部是《夜》,虽然这部电影好就好在女主演让娜·莫罗的精彩表演上。我还看过他的另一部电影《呼喊》,但是让我失望的是这部电影完全没有前两部的水平,非常平庸。安东尼奥尼只会集中在一个画面上拍摄,他从来没有意识到电影应该是许多画面的有节律的流动。

●评价好莱坞导演

在世的导演中我觉得比较好的是史蒂文·斯皮尔伯格、马丁·斯科西斯以及科波拉。他们都是那种言之有物的导演,而且充满了激情。他们几个都有着现实主义的态度,而且拍摄的电影一直在进步。史蒂文·索德伯格的《毒品网络》也很赞。另外两个我觉得不错的美国电影是《美国美人》和《木兰花》。

作品信息

2018年6月,根据伯格曼名作《婚姻生活》改编的法国同名话剧,在国家大剧院、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