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守真

简介:正 马守真,明代金陵名妓,风流绝代,工诗书,善兰竹。八十年代以来,国内外的一些学者对包括马守真在内的女性画家及其作品逐渐有所关注,一些专题性展览、图册和文章不断对其进行介绍研究。由于较少的历史文献资料和有限的存留作品,其间的真伪问题杂糅。本文选取史料记载及存世作品相对较多的、妓家类型的代表画家马守真为契点,先把前人曾著录过的及目前藏于国内外各博物馆等单位或
[展开]

马守真的个人经历

概述

        马守真

马守真,又叫马湘兰 (1548—1604)明代女诗人、女画家。据《秦淮广记》载,她名守贞,字湘兰,小字玄儿,又字月娇,因在家中排行第四,人称“四娘”。她秉性灵秀,能诗善画,尤擅画兰竹,故有“湘兰”著称。她相貌虽不出众,“姿首如常人”,但“神情开涤,濯濯如春柳早莺,吐辞流盼,巧伺人意”。善花鸟、人物、山水,得其家传。 

历史简介

        马守真—作品

《图绘宝鉴》曰:她神情开朗,“性喜轻侠”,常常挥金送人。曾受到文学家王稚登的帮助,所以一度希望委身于王,但王不同意。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王七十初度,马守真专门从金陵赶往苏州,设宴祝寿,连饮数月,歌舞达旦,为苏州当时一大盛事。她祝寿回来不久,便一病不起,病人燃灯拜佛,沐浴更衣,端坐而逝,享年五十七岁。马氏死后葬在其宅第,今白鹭州洲公园的碧峰寺附近。她的故居在板桥西,名孔雀庵。

 马守真另有传奇剧本《三生传》,《曲录》和《传奇汇老》著录,今已散佚,《群音类选》、《南词新谱》中尚可见到她的残存曲文.清人缪所作《秦淮广记》中还有她的《研铭》一篇。

马守真

她相貌虽不出众,“姿首如常人”,但“神情开涤,濯濯如春柳早莺,吐辞流盼,巧伺人意”。

后人评价

        马守真—作品

马氏在绘画上造诣很高,当年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曾接连三次为《马湘兰画兰长卷》题诗,共72句,记载在曹寅的《栋亭集》里。《历代画史汇传》中评价她的画技是“兰仿子固,竹法仲姬,俱能袭其韵”。在北京故宫的书画精品中也间杂着马氏的兰花册页,发着独异的光彩,她的绘画在国外一直被视为珍品。在文学上马氏亦颇具才华,曾撰有《湘兰子集》诗二卷和《三生传》剧本。马氏多才多艺,还通音律,擅歌舞,并能自编自导戏剧。在教坊中她所教的戏班,能演出“西厢记全本”,随其学技者,备得真传。 为秦淮八艳之一。

《玉镜阳秋》对她的诗颇有微辞,认为她的“律诗既多其俗”,所以她的主要艺术表现在¨善画兰”而非诗。

才女作品

《墨兰图》

  何处风来气似兰,帘前小立耐春寒;

  囊空难向街头买,自写幽香纸上看。

  偶然拈笔写幽姿,付与何人解护持?

  一到移根须自惜,出山难比在山时。

 《兰花》

  一叶幽兰一箭花,孤单谁惜在天涯?

  自从写入银笺里,不怕风寒雨又斜。

 《题断崖倒垂兰图》

  绝壁悬崖喷异香,垂液空惹路人忙;

  若非位置高千仞,难免朱门伴晚妆。

 《仲春道中送别》

  酒香衣袂许追随,何事东风送客悲?

  溪路飞花偏细细,津亭垂柳故依依;

  征帆俱与行人远,失侣心随落日迟;

  满目流光君自归,莫教春色有差迟。

 《姑苏客旅》

  时时对萧竹,夜夜集诗篇。

  深闺无个事,终日望归船。

 《自叹》

  自君之出矣,不共举琼扈;

  酒是消愁物,能消几个时?

 《秋闺吟》

  芙蓉露冷月微微,小陪风清鸿雁飞;

  闻道玉门千万里,秋深何处寄寒衣。

《鹊桥仙》

  深院飘梧,高楼挂月,漫道双星践约。人间离合意难期,空对景,静占灵鹊。

  还想停梭,此时相晤,可把别想诉却。瑶阶独立目微吟,睹瘦影凉风吹着。

 《蝶恋花》

  阵阵残花红作雨,人在高楼,绿水斜阳暮,新燕营巢导旧垒,湘烟剪破来时路,

  肠断萧郎纸上句!三月莺花,撩乱无心绪,默默此情谁共语?暗香飘向罗裙去!

绘画风格

所掌握的资料来看,马守真绘画作品中主要题材是兰,竹石则常作为兰的衬托要素,间或还有水仙、灵芝和梅,其他题材的作品所占比例很小。风格发展大致分为前后两期:前期作品集中在三十岁以前,兰的表现有双钩和墨笔两种,用笔比较工细,兰叶的勾写稍显直板,行笔的轻重变化有些刻意,丛兰的整体姿态比较拘谨;竹子作为衬景多为墨笔小竹,用笔也较工细,石头的表现尚无明显一致的样式。比如,较早的作于1563年藏于美国私人处的《兰竹石图轴》,作于1572年藏于广东省博物馆的《兰竹石图轴》,及作于1576年藏于美国CEMACtd.的《兰竹石图卷》。

后期作品中又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在其四十至五十岁左右,这一时期作品中尤其是对墨兰的表现已呈现较明显的个人面貌,兰叶、兰花的行笔较粗放些,提按轻重变化明显,但不失流畅,丛兰飘逸而不紊乱;墨竹的穿插自然得当,用笔娴熟;石头的画法基本是简单勾勒皴擦加点成湖石状,飘逸的丛兰衬以竹石,相得益彰。清初徐沁《明画录》中所记"其墨兰一派,潇洒恬雅,极有风韵"当是谓此。比如作于1598年上海博物馆藏的《兰竹扇》、作于1590年上海博物馆藏的《兰竹湖石扇》及作于1594年故宫博物院藏的《兰竹石扇》。

第二阶段作品主要集中在她生命的最后几年,与前一段的风格有较大程度上的连续性,所不同的是,无论双钩或是墨兰用笔更加娴熟劲练,画面气韵生动洒脱。比如作于1604年故宫博物院藏的《竹兰石图卷》,另外,苏州博物馆藏的《兰竹图卷》虽未署年款,但从画面风格上看当属这一阶段的作品。

 可以说,大约在四十岁以后,马守真绘画的个人风格逐渐成熟起来,形成了自己表现物象所独有的笔墨语汇和风格样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