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夏尔·乌迪诺

简介: 尼古拉·夏尔·乌迪诺,里杰沃公爵(NicolasCharlesOudinot,DukeofReggio,1767年4月25日-1847年9月13日)法国革命和拿破仑战争期间法国军人和政治家,法国元帅和公爵。
[展开]

尼古拉·夏尔·乌迪诺的个人经历

早年经历

乌迪诺生于洛林大区默兹省巴尔勒杜克(Bar-le-Duc),作为那个时代受伤最多的士兵之一,尼古拉.夏尔.乌迪诺从一个啤酒制造商的儿子成长为拿破仑的元帅中的一员。父亲尼古拉·乌迪诺(Nicolas Oudinot)是一位啤酒商,母亲Marie Anne Adam。1784年年仅17岁的乌迪诺离家入伍,1784年到1787年在梅多克步兵团服役,1787年他的父亲出钱使他放弃了他的军旅生涯,随后他回到家里。但是这不足以使他结束他的军事生涯。当1789年大革命爆发,乌迪诺志愿加入志愿连,第二年他加入了默兹省国民自卫军。

人物成就

法国革命战争期间

法国大革命后,他原是默兹(Meuse)国民自卫军(1792)中校。在沃斯杰斯(Vosges)作战时头部中枪受伤。

随后他有到莱茵军团和摩泽尔军团服役。1793年11月乌迪诺被任命为上校并在12月份他在阿格诺头部受伤之前参加了比奇保卫战。1794年5月,在发动进攻前,他已经用刺刀清除通往凯撒斯劳滕的道路,随后他又转战莫莱登。当年6月他被晋升为准将,8月份在瓦瑟比利希的一座桥上他的大腿挨了一枪随即从马上摔下。

尽管他受伤了,乌迪诺还是以最快的速度重返战场。在1795年10月他在尼科诺战斗,在这里他被马刀砍了五刀,同时挨了一枪,最终被俘。接下来他被转移到乌尔姆,在1796年1月,他被交换并被释放。随后在法尔斯堡被任命为部队指挥官,在当年9月他被任命为骑兵团团长。那个月他在莫戈尔施塔特作战,在那里他再次负伤,他的脖子挨了四刀,他的大腿再次中弹。尽管这样,他仍然继续服役,并在下个月依然在埃滕海姆作战。

尼古拉·夏尔·乌迪诺

直到1798年10月他被派往瑞士军团,乌迪诺一直被地方行政事务所累。1799年3月在费尔德基希,他首次尝试带领一些囚犯强行突击敌人的防线,但当他第二次尝试时却以失败告终。马塞纳将军嘉奖了乌迪诺并晋升他为少将,并给予他一个师的指挥权。乌迪诺下一个重要的军事行动在那年6月到来了,在罗森伯格他的胸口中弹。在那年7月,他成为多瑙—瑞士军团的参谋长,8月份他再次负伤,这一次在施维茨的战斗中他的肩胛骨中弹。像往常一样,他虽然负伤了,但还是参加战斗,接下来在9月,他在苏黎世战役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但是这次他胸口再次中弹。数周后乌迪诺还是在安德尔芬根作战。

1799年末乌迪诺将军被调往意大利,继续担任马塞纳的参谋长。在这个职位上他和马塞纳一起保卫热亚那。在1800年8月他成为布律纳的参谋长,之后那年12月份在蒙赞巴诺证明了自己的杰出的能力,他攻下了敌军的炮台。不久之后,第一执政授予他荣誉之剑和一门他缴获的加农炮。

在亚眠和约签订后和平时期他再次担任行政职务。乌迪诺被任命为骑兵总监,并得到了驻扎在布鲁日的一个步兵师的指挥权。在这段时间他与达武将军成为好朋友,乌迪诺也获得了一个名叫皮尔的副官,他的任务就是携带一个急救箱,当乌迪诺受伤时能够急救。

拿破仑战争期间

1805年乌迪诺获得了精英掷弹兵师的指挥权。同时他还获得荣誉军团大鹰级勋章。那年在布伦大营的阅兵式中,乌迪诺和他的部下自豪地通过了拿破仑皇帝的检阅。突然乌迪诺的马停了下来,并拒绝再往前走。乌迪诺徒劳的尝试用马刺使他的马前进,但他的马拒绝让步,甚至他的马弓起后背试图把他摔下去。乌迪诺彻底被激怒了,他翻身下马,拔出佩剑,斩向马的颈部,他的马当场毙命。拿破仑后来问他“:你对你所有的马都这样吗?”“陛下,这是对待不服从我的命令的方式。”乌迪诺回答道。

那年战争爆发,乌迪诺的精锐师成为了拉纳元帅第五军的一部分。当年11月因为法军正在对俄军展开追击,乌迪诺和他的部下遭遇了一些俄军的后卫部队。一次他率领一个中队的骑兵正在对一片区域进行搜索,突然他们惊奇发现俄罗斯步兵隐藏在树林中。乌迪诺骑马径直向俄军走去并命令他们投降,这些俄军按照他的话放下武器。

随着战争的继续,乌迪诺参加了著名的智取泰伯桥的行动。当时拉纳和缪拉带领一些副官径直走到桥对面,,与敌人谈论停火,以使敌人分心,乌迪诺和他的精锐掷弹兵悄悄地过桥,把炸药的引信破坏,控制了大桥。

此后不久乌迪诺在霍拉布伦大腿中弹负伤。他在维也纳休息养伤时,得知奥斯特里茨战役即将打响。尽管他的伤没有痊愈,他还是匆忙赶到拿破仑的面前,并主动请战,希望能够指挥他的师加入到战斗中。拿破仑被他的执著所打动,但是他也知道他的掷弹兵将军并没有痊愈。拿破仑指着他的伤口解释道:“你的勇气超越你的力量。但我已经把你的师交由迪罗克将军指挥。”乌迪诺还是希望指挥自己的师,他向迪罗克将军询问可以在他手下效力。迪罗克同意了。在战役中他们共同指挥部队作战。

乌迪诺再次指挥一个师在1806年与俄罗斯的战争中,虽然他最初指挥的是 徒步龙骑兵师。那年11月份他负责指挥一个师的掷弹兵师和腾跃兵,随后在1807年2月他指挥他的部队在奥斯特洛文卡进行作战,在那他差一点被俘。接下来乌迪诺和他的师被调走参加但泽包围战,在那里他们又一次取胜。在围城战的一天,乌迪诺和拉纳元帅一边骑马一边交谈,就在这时一颗跳弹击中了乌迪诺的战马,他的战马当场毙命,随后这颗跳弹又击中了拉纳,拉纳跌倒在地上。尽管他们都没有受伤,但这还是让他们非常紧张,并感叹他们刚才是多么幸运。

成功结束围城战,乌迪诺的掷弹兵师成为了拉纳元帅的预备军团的一部分。在海尔斯堡战役期间,乌迪诺发现皇帝距离敌人的火线太近,于是便警告他:“陛下,如果您还暴露在敌人的炮火下,我将命令的掷弹兵把您强制带走并锁在一个箱子里。”拿破仑十分生气,但还是无可奈何地去了安全区域,因为拿破仑确信乌迪诺会履行他说的话,把他强制带走。

几天后乌迪诺和他的部队参加了弗里德兰战役,他们顶住了俄军不停地冲击。拉纳疯狂的向拿破仑请求增援弗里德兰。当时拿破仑的目标是俄军主力而不是一部分俄军,但是他并不了解拉纳面对的是什么。乌迪诺因为没有得到有效增援,而感到沮丧。乌迪诺把自己的求援信发给拿破仑,上面写着“像我这样的小眼睛都能看到俄军主力都在这了。”

弗里德兰战役胜利和提尔西特条约签订后,乌迪诺和莫蒂埃元帅一起在但泽玩乐,而其中著名的就是他们试图用手枪熄灭蜡烛的火焰这件事。尽管在弗里德兰战役中他出人意料地没有受伤,但是在避免受伤的的运气上他一直都很坏。当年12月他骑马时摔倒了,他的马把他的腿压骨折了。更糟糕的是,由于医生处置上的失误而使他的腿没有痊愈,因而医生不得不再次敲折他的腿重新处置,这一次他的腿才痊愈。在此期间,他获得了无数的荣誉,他获得了铁王冠骑士勋章,萨克森圣亨利指挥官勋章,俄罗斯的圣弗拉基米尔骑士勋章,普鲁士黑鹰大十字勋章和红鹰大十字勋章,并成为了帝国伯爵。

1808年被任命为德国埃尔福特(Erfurt)总督和帝国公爵,当1809年奥地利再次向法国宣战后,乌迪诺将军又一次回到了战场。他又一次指挥掷弹兵师,他在普法芬霍芬取胜,随后又加入到兰茨胡特的战斗,不久之后他被编入拉纳元帅的第二军。那年5月他在阿斯佩恩—埃斯林作战,并再次负伤。拉纳元帅阵亡后他受命指挥第二军,并带领第二军参加了瓦格拉姆战役,在瓦格拉姆他再次受伤,这次是一发子弹打中了他的大腿。不久之后他得到了巴伐利亚马克西米连.约瑟夫大十字勋章,同时他与马尔蒙和麦克唐纳一同晋升为法兰西帝国元帅。这三位新元帅被人们借用一个月前阵亡的拉纳的名字成为“零散的拉纳”。军方认为三位新元帅合起来等于阵亡的拉纳元帅。

1809年7月12日授法国元帅,1810年4月被封为那不勒斯王国勒佐公爵(duché-grand fief of Reggio)爵位,1810-1812年在荷兰任王国政府管理,1810年乌迪诺被授予北方军团的指挥权对荷兰进行和平兼并,以使其并入法兰西帝国。路易.波拿巴宣布放弃荷兰王位后,法军在乌迪诺的指挥下对荷兰进行全面占领。阿姆斯特丹市长在把城市的钥匙交给乌迪诺后,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大哭起来。乌迪诺很同情这位市长,他告诉市长“:拜托,不要再哭了,要不然我也陪你哭,让人们以为来了两个蠢货!”

后在1812年入侵俄国战争中指挥大兵团(La Grande Armée)第二军团。8月在波洛茨克战役中,他身负重伤由于霰弹击中了他的肩部,因此他不得不将指挥权交给了在第二天战斗中取胜并赢得元帅权杖的古维翁.圣西尔将军。

作为大军团中建制保持比较完整的部队之一,第二军在整个别列津战役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当时乌迪诺和他的部队在别列津的另一岸击退了俄军,他却被一颗子弹击中,并随即倒地。害怕他阵亡的部下们惊喜地发现他还活着,他们用担架把他抬到医生那里进行急救。外科医生开始对他进行手术,由于这颗子弹造成深达6英寸的伤口,因此无法找到真颗子弹,所以这颗子弹留在乌迪诺的体内。

第二天乌迪诺和他的副官就出发了为了尽快回到法国,以便使他的身体尽快康复。当他们在一个小木屋休息时,一队哥萨克人包围了他们,并要求他们投降。乌迪诺站了起来,拿起手枪说:“只有他们俘虏了我,才可能知道我是谁!”他带领他的部下在小木屋中进行反击,一听到有战斗的声音,一些法国骑兵赶到这里,并协助他区里了哥萨克人。但乌迪诺依然没有躲过受伤的厄运,当哥萨克人撤退时,他们的炮弹击中了小木屋致使房梁掉落,砸在乌迪诺的头上。

乌迪诺元帅在1813年4月重返战场,并在德意志获得了第十二军的指挥权。5月份,他在包岑和霍耶斯维达战斗,同年6月又在卢考战斗。8月份他奉命向柏林进军并且与他的前同僚贝尔纳多特在大贝伦展开激战。9月,拿破仑命令他在莱比锡战役和弗莱堡战役中指挥青年近卫军的两个师。

1814年法兰西保卫战中,乌迪诺在布列纳堡再次负伤。当年2月他指挥第七军在拉罗蒂埃,莫尔芒,塞纳河畔梅里和奥布河畔巴尔战斗。3月份他又在旺德夫尔战斗,之后不久在奥布河畔阿尔西他被子弹击中胸部,由于荣誉军团大鹰级勋章挡住了子弹才使他躲过一劫。

乌迪诺是要求拿破仑退位的元帅之一,拿破仑退位后,波旁王朝复辟后授予他圣路易指挥官称号和法国贵族。他随后被路易十八任命为皇家掷弹兵军长。

当拿破仑逃离流放地,乌迪诺来到梅茨试图衡量人民对双方的支持度。当人民疯狂地支持拿破仑时,他意识到国王的统治结束了。他退役到巴勒迪克,但是拿破仑将他召到巴黎。拿破仑试图说服他重返现役为了即将到来的战事,但是乌迪诺拒绝了。他告诉拿破仑“:陛下,现在我不会为您效力,我不会为任何人效力。”

1816年任巴黎国民自卫队司令兼皇家卫队司令。1823年指挥第一军攻入西班牙马德里,被任命马德里总督。1842年任因瓦里德斯总督。1847年任上去世,葬于巴黎荣军院(Les Invalides)。乌迪诺一生中身负大小伤三十四次,是一位娴熟的掷弹兵专家,1807年在蒂尔斯特,拿破仑曾以赞许的态度向亚历山大一世_(俄国)介绍乌迪诺,称之为"法国军队的拜亚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