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韦托·藤森

简介:阿尔韦托·藤森(西班牙语:Alberto Fujimori,1938年7月28日-),本名藤森谦也,生于利马,是日本裔秘鲁政治人物,1990年7月28日至2000年11月17日期间任秘鲁总统,拥有秘鲁、日本双重国籍。藤森是继圭亚那于1970年3月17日至1980年10月6日出现首位华裔总统钟亚瑟以来,第二位亚裔人士出任拉美国家的元首。在他就任期间,其功绩主要包括稳定秘鲁前任总统阿兰·加西亚领导下动荡的秘鲁经济和平息内乱。但他的领导也被批评过于专制,因而受到不少人的争议。2017年12月24日,秘鲁前总统藤森被人道赦免。
[展开]

阿尔韦托·藤森的个人经历

人物简介

阿尔韦托·藤森(Alberto Fujimori,アルベルト?ケンヤ?フジモリ,1938年7月28日——,本名藤森谦也)任职后期,被指涉及多宗政治贪污丑闻。自他的丑闻被揭发后,于2000年逃到日本定居,只以传真递交请辞信。

秘鲁政府要求日本政府引渡藤森回秘鲁受审。日本政府以他拥有日本国籍为由,拒绝引渡要求。至2005年11月7日,藤森于智利被捕,秘鲁政府于翌年1月3日要求智利政府引渡藤森。2007年9月21日,智利最高法院终审判决,同意秘鲁政府引渡藤森的要求。

出生地点

根据秘鲁政府官方资料,藤森是于1938年7月28日在秘鲁利马Miraflores区出生,藤森父母来自日本熊本市,于1934年移居秘鲁,在藤森出生后向日本驻秘鲁大使馆申请保留儿子日本国籍,因此他持有双重国籍。西班牙语系的姓名结构是“名·父姓·母姓”,日本人婚后妻子就改姓夫姓(赘婿入赘则改姓妻姓),因此藤森的西班牙全名是阿尔韦托·藤森·藤森(Alberto Fujimori Fujimori),阿尔韦托(Alberto)是很普遍的西班牙语男子名。

有反对藤森的政治人物指,藤森其实是在日本出生,按照秘鲁宪法规定,总统必须于秘鲁出生。在政治杂志《Caretas》1997年其中一期里,曾提及藤森的出生地点可能被改动过,包括把原地点涂改,以不同笔迹写Miraflores,另外也有报道指藤森的受浸证书也可能曾被涂改。更严重的是,Caretas报道藤森母亲在1934年进入秘鲁时,曾填报有两名孩子,而藤森在4名孩子中排名第二。

直至2007年,有关方面仍未就这些指控进行调查。

阿尔韦托·藤森

人物经历

参政之前

在藤森参政之前,他曾于秘鲁国立农业大学就读农业工程系,1961年毕业,并获有农业工程师的专业资格。及后赴欧美攻读硕士学位,回国后曾任国立农业大学校长及全国大学校长委员会主席。

参政之后

1989年,开始投身政治,成立了政党“改革九十”(Cambio 90),并于翌年参加总统选举,被评为当时的黑马候选人,声望急速升高,1990年4月8日各候选人票数都没过半,1990年6月10日,得票率最高的2大候选人对决的第2轮选举中,藤森以57%的得票率胜过Fedemo政党主席,作家出身的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Mario Vargas Llosa)当选总统,并于1990年7月28日宣誓就职。

清剿游击队

在藤森上台前,秘鲁全国有不少领土均为反政府游击队所控制,计有毛派组织“光明之路”(Sendero Luminoso)及马列主义组织“图帕克-阿马鲁革命行动”游击队(MRTA)。单在1989年,超过100名官员被“光明之路”杀害,有四份一的秘鲁区议会及省议会选择不举行选举。在“光明之路”的恫吓下,秘鲁在同一年内出现了超过三份一的太平绅士职位空缺。

据估计,在1990年代初期,全国有近60%领土由游击队占据,住在这些地方的居民需向游击队缴税。

在清剿反政府游击队方面,藤森确有一番手段。他在位期间曾逮捕“光明之路”领袖阿维马埃尔·古斯曼(Abimael Guzmán),结束了长达15年的恐怖时代,而获得人民的赞赏。在反恐手段中,藤森赋予军队权力,逮捕疑似恐怖份子者,并于军事法庭进行秘密审讯;又动员郊区的民众武装起来,组织自卫队,共同反恐。

随着清剿行动渐见成效,游击队的活动于1992年起大幅减少,藤森声称他的行动大大消除恐怖份子的威胁,但其实功劳应归于国家的反恐理事会(DINCOTE),使多个恐怖组织的首脑被捕,尤其是逮捕“光明之路”的领袖。有人认为藤森的反恐行动与侵犯人权的问题出现抵触,在军方与武装分子的交战当中,死伤者多为无辜的农民。在2003年国家的一份报告当中,提及在1980年至1995年间,大多数的恐怖活动均由游击队制造的,另外秘鲁军方在该段期间,曾破坏一些村落以及杀害一些被怀疑协助叛军的农民,有滥杀无辜之嫌,因此他们也需承担责任。

其中一宗案件,有14名军人涉嫌于1988年5月14日在一个城镇屠杀了47名男女和儿童,被军事法庭宣判入狱三个月至一年不等。该14名被告不服上诉,辩称其队长和另外3名士兵在他们执勤前一天遭到“光明之路”的伏击丧生。后来他们上诉得直,得以继续服役,没有入狱。

1996年12月17日,首都利马的日本大使官邸内正在举行派对,一批全副武装的MRTA游击队闯进使馆并挟持800多人作人质。在与军方长达四个月的对峙期间,多名人质陆续获得释放,至翌年四月只剩下72人。该组织要求政府释放被囚禁的组织成员,他们事前已有周详计划作出行动,但政府拒绝其要求,坚决要作出谈判及营救。

1997年4月22日,秘鲁军方出动一支为数140名士兵的突击队,执行拯救人质的任务,在行动中,有两名士兵和全数十四名绑匪死亡,另有一名人质在救出后被证实死亡,遇害人质为一名法官,经法院裁定,该人质在军方的拯救行动中丧生。事件继续调查至2002年,根据目击者所提供的证词,行动中只有一名绑匪当场被军方击毙,其余绑匪均弃械投降,在国家情报局的指使下遭军方即场处决。

藤森在下台前,宣布于1980年至1995年间,曾触犯人权罪行的军警可获得特赦,此举受到人权组织及多个国家的批评。

流亡日本

藤森利用访问日本的机会,透过传真及邮寄递交请辞信后,流亡日本。由于父母早已向日本使馆为藤森保留日本国籍,并且在1985年修例时没有放弃,因此可于日本居留。不少日本政客对藤森表示支持,其中原因是在1997年的日本大使馆人质事件中表现果断。

而继任总统托莱多从即位起,便不停查找藤森过往的犯罪证据,包括多次与最高法院、税局及其他权力机构开会,以“集中力量,把罪犯藤森从日本抓回来”。托莱多的急进超越了秘鲁法律的底线,包括强迫司法及立法机关在不听取藤森答辩的情况下,判藤森有罪(见1993年的秘鲁政治宪法),而非为藤森提供律师作缺席审判。又在毫无指控的情况下,把支持藤森的国会议员开除。最后司法部也拒绝了托莱多的越轨行为。

重返南美被捕

2005年11月6日藤森在毫无预告的情况下,与四名不知名的人士同行,乘坐私人飞机由日本经墨西哥飞抵智利首都圣地牙哥,并直接到达酒店下榻。据了解,这次藤森返回南美洲是为了下一届秘鲁总统竞选作准备。由于智利和秘鲁两国关系紧张,藤森可能是看准了智利政府不会把他交给秘鲁,才敢到智利。智利警方其后宣布,警方在当地时间11月7日凌晨,在藤森入住的万豪大饭店,把他逮捕。而秘鲁外长马乌都阿在声明中,表示是秘鲁方面向智利当局提出拘捕的要求。

2006年1月3日,秘鲁政府以藤森在任期间屠杀、挪用公款等为理由,正式向智利外交部递交了有关引渡藤森的申请。1月10日,秘鲁国家选举委员会决定,禁止藤森参加下一届总统大选。他们依据秘鲁议会的一项裁决作出此决定。秘鲁议会曾裁定,藤森在2011年之前不得在该国担任公职。5月18日,藤森被允许保释,从而使他获得了临时人身自由。

2007年7月11日,智利最高法院做出一审判决,拒绝秘鲁政府提出的将藤森引渡回秘鲁的要求。但随后在9月21日,智利最高法院做出终审判决,批准将藤森引渡回秘鲁。9月22日,藤森被引渡回秘鲁接受审判。

同年12月11日,藤森因滥用职权及指使他人非法搜查罪而被判监6年,期间藤森曾提出上诉,最高法院于2008年4月15日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申请赦免

秘鲁前总统藤森的4名子女2012年10月10日向秘鲁司法部提出赦免藤森的正式申请。藤森长女藤森庆子在递交申请时对媒体说,现年74岁的藤森健康状况极差,为其申请司法赦免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

庆子说,提交赦免申请不是政治问题,而是人道主义问题,主要理由是藤森年事已高,癌症和其他多种疾病缠身,健康每况愈下,需要更好的护理和治疗。

庆子说,这次提交的文件中有近几年藤森接受治疗及进行手术的所有病历和一直为藤森治疗的医务委员会的病情诊断书和医疗报告。医疗诊断显示,正在监狱服刑的藤森患有严重的口腔癌,且健康状况极为不佳。

庆子希望秘鲁总统乌马拉能以客观和不含政治感情的方式,为藤森提供人道主义的解决措施。

秘鲁部长会议主席(政府总理)希门尼斯当天表示,司法部的技术部门将评估藤森子女提出的人道主义赦免申请。如果赦免委员会认定这一申请符合相关程序和规定,申请将会提交给乌马拉总统做最后决定。

藤森家人从去年起就着手准备为藤森申请人道主义赦免。但藤森本人一直持反对态度,不愿以这种方式离开监狱,因为他始终认为对他的审判是不公正的。

是否赦免藤森这一问题目前在秘鲁国内引起激烈争论。藤森家人及其支持者认为,藤森已患癌症,如继续在监狱服刑,得不到良好的治疗,将使其健康状况进一步恶化,以致有生命危险。

秘鲁一些社会组织、政党团体和人权主义者则反对赦免藤森,认为藤森罪行严重,对他的赦免将是对藤森政权所有受害者的“侮辱”。他们要求藤森必须向国家和受害者道歉并支付所有罚款后才能获得赦免。

藤森1990年当选秘鲁总统,两次连任。2000年11月,藤森因国内政治危机宣布辞职并出走日本寻求政治庇护。2005年11月他在智利被捕,2007年9月被引渡回秘鲁。此后,秘鲁最高法院4次判他有罪。2009年4月,藤森因谋杀和绑架罪被判刑25年。

藤森目前被关押在利马一处警察总部监狱。近年来,藤森为治疗口腔黏膜白斑病先后数次接受舌部手术,他还在狱中患上严重的胃炎和抑郁症,去年10月13日因坠床受伤紧急住院,耳朵缝了4针。 

中风入院

秘鲁前总统阿尔韦托·藤森2014年3月14日因中风入院,目前情况稳定,但左上臂丧失部分活动能力。

医生胡安·巴雷托对媒体记者说,藤森意识清醒,可以说话,医生正在确保藤森的左上臂不会永久丧生活动能力。据他推测,这次轻度中风可能与压力和高血压有关。

现年75岁的藤森现阶段在秘鲁警察总部监狱服刑。有医疗小组去年称,藤森身患抑郁、高血压、慢性胃炎、腰痛等多种疾病。

人道赦免

2017年12月24日,秘鲁总统库琴斯基决定给予正在监狱服刑的前总统藤森人道主义赦免。

主要政绩

经济社会成就

藤森在第一届任期中曾创造高度的经济成长,但在第二届任期中,由于1990年代后期的厄尔尼诺现象严重影响了秘鲁经济,导致成长力道减弱,然而1992至2001年间的国内生产总值总增长率仍达 44.60%,相当于每年 3.76%;1991至2001年间的人均生产总值总增长率达 30.78%,相当于每年 2.47%。而秘鲁国家统计局 INEI 的报告指出:在阿兰·加西亚任内,秘鲁的贫民比率由 41.6% 升至 55%,而在藤森任内则稍有好转(降至 54%)。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的一份报告则指出:在1990-1992年与1997-1999年间,秘鲁的营养不足人口比率下降了 29%。

秘鲁重新进入全球经济体系,并吸引了外资。藉著卖出国营企业,某些服务产业得到了改善,例如当地的电话、手机与互联网业。举例明之,在私有化之前,一名顾客可能要等上十年,国营电话公司才会装妥线路,而且装机费甚高(然而月租费较低廉);而私有化以后仅须等上几天。电话普及率由1993年的 2.9% 提升至2000年的 6.2%。私有化也促使外资涌入矿业、观光、出口农业与能源产业等出口导向产业。加西亚任内几近于零的外汇存底增加到将近一百亿美元。

藤森也缩减了政府支出,增设学校、道路,并改善通讯基础建设。这些措施有助于观光业、出口农业与渔业的发展

批判

批判者指出,藤森之所以能鼓励有外资参与的大型采矿计划,并推动有利于矿业的法律,实为戒严后的政治气候所致。

一些分析家则表示:在藤森任内的经济成长背后,反映的是跨国企业大量开采不可再生资源;这些企业看上的是极低的矿区使用费,也正因如此,开采所得几乎全流向国外。

藤森的私有化计划也仍受争议,2002年由反对派社会主义议员坎塞科发起的一份国会调查指出:在将数百间国营企业私有化所得的90亿美元收入中,只有一小部份真正利益到秘鲁人民。

藤森的风格有时被评为“民粹独裁主义”。政治分析家肯尼认为藤森政府在戒严后走向了专政;与藤森合作密切的秘鲁情报局局长弗拉迪米罗·蒙特西诺斯建立了一个遍及政、商及媒体的贪腐网络;1996年解密的一份文件证明,虽然美国政府知道他向毒贩收取保护费,中央情报局仍提供他每年100万美元,共计十年的缉毒经费。蒙特西诺斯后来被以挪用公款、贩毒及谋杀等罪名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