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利柯·西奥多

简介: 杰利柯·西奥多(法语:ThéodoreGéricault;1791年9月26日-1824年1月26日)是法国浪漫主义画派的先驱,对浪漫主义画派和现实主义画派的发展有重要影响。
[展开]

杰利柯·西奥多的个人经历

个人简介

杰利柯善于描绘体育运动题材,早期受古典主义画派画家盖兰的指导,描绘大型巴洛克风格的巨幅画,创作了一 批军事题材的绘画,深受鲁本斯和格罗的影响,构图有强烈的运动感。早期代表作为《一个轻骑兵》,描绘了骑士和马的运动感。1816年访问意大利,到了佛罗伦萨和罗马,甚为欣赏米开朗基罗的风格。1818年他创作了著名的《梅杜萨之筏》,描绘了梅杜萨号船遇难后,残存的人们在木筏上漂流多日,遇到远方船只后呼救的情景。这幅画以它三角型的构图和丰富的色彩,表达了强烈的震撼力,成为浪漫主义画派的开山作品。

创作风格

杰利柯是法国首批浪漫派的画家之一,其生活与绘画皆表现出浪漫派风格的活力。由于独立而富裕的经济状况,使他能随心所欲地在绘画及马匹两方面投注大量的心力。

杰利柯受格罗﹝格罗斯﹞的影响很大,特别是在画马和选择当时社会题材这两方面他在技巧上的革新也很值得注意。他不再做许多的精细草稿或局部研究,而由模特儿依一草图摆姿势,然后直接在画布上画。

创作灵感

百日战争期间,他因不满路易十八军队的倒戈投向拿破仑,而加入步兵,护驾国王逃往比利时边界。此后又对此举懊悔,而与复辟派反对者的立场一致。这种立场反映在他的许多作品中,如希腊独立战争,反奴役,宗教审判等题材上。

1816年他至意大利游历一年,并对米开朗基罗的画做深深着迷,他曾热心地研究米开朗基罗的画。1820?1822年间他住在英国,在这段期间内他作了许多关于马和伦敦街道上穷人景象的石版画。

杰利柯·西奥多

历史意义

晚年时他描绘了五幅精神偏执狂人的肖像,探究人类在异常状态下的精神表现,这几幅作品的题材在绘画史上非常罕见,对后期现实主义画派的出现有很大的影响。他的作品数量不多,但他对浪漫派却产生深远的影响,年轻的德拉克洛瓦对他极为崇敬。1822年,他回到法国,并于两年后去世。

主要作品

皇家卫队的骑兵军官

﹝An Officer of the Imperial Horse Guards Charging﹞

基本信息

1812 年

油彩u2027画布,349 x 266 公分

罗浮宫,巴黎﹝Paris﹞,法国

说明:

这一幅作品是杰利诃对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以及陈列在罗浮宫的大师们的作品,进行多次研究学习之後,所绘制的早期作品之一。﹝皇家卫队的骑兵军官﹞一画中,军官手握军刀,与前蹄提起欲直立的马,一起作冲锋陷阵状,军官虽已负伤,浑身无力﹝虽然军服仍完好、高雅﹞,但仍要拿著武器向前冲刺。他的身体挺立,骑在以豹皮装饰的马鞍上,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但是他的目光却望向远方、凝聚不动,流露出劳累、失望的神情,似乎仍在盼望救援人马的到来;前方的战火云烟却不断地向骑兵军官阵阵逼来。

皇家卫队的骑兵军官这个主题,是杰利词从历史上汲取的素材﹝虽然传统的看法认为,他的这幅作品是受到一匹难以驾驭的马所启发的。据说在圣克劳德的节日期间,一名巴黎的工匠曾租用这匹马拉一辆敞篷的四轮马车。﹞画面气氛充满战争的火药味,天空燃烧著战云;满目皆是奥斯特利茨战役的烟尘;军官的战马在轰隆隆的炮火射击中,激动异常。这几乎是拿破仑对抗普鲁士军队一投中,取得胜利的象徵和祝贺。

这幅画可以说是大卫的﹝拿破仑越过圣伯尔拿山隘﹞一画的延续,为了这幅画,杰利词画了二十多幅草图,在这些草图中,杰利诃反复研究和变换著马的姿态。他甚至把一匹真的马牵进画室里,不知道是否如克莱孟所说的,他是要捕获马跳跃的动作,或只是想「把马的形象深深烙印入脑海中」。

梅杜萨之筏

﹝The Raft of the Medusa﹞

基本信息

1819 年

油彩u2027画布,491 x 716 公分

罗浮宫,巴黎﹝Paris﹞,法国

说明:

杰利诃的这梅杜萨之筏画,描绘了 1816 年震惊法国的一宗悲惨事件:法国梅杜萨号军舰在海上失事的情节。

沈船原因归咎於一位无能的船长,他是一位因复辟事件而复职的贵族。这场悲剧十分可怕,沈船时 利用木头筏子逃生的幸存者有150 人,而杰利诃所表现的画面,是这场悲剧的最後时刻,此时筏子已经在海上漂泊了 12 天,亦即在阿尔古斯号船发现它时,只剩下 15 名幸存者劫後馀生的情景。为了绘制这幅画,杰利诃参考了过去和当代大师的作品,特别是米开兰基罗的作品,和卡拉瓦乔作品中光线的明亮度,以及鲁本斯的画面节奏。

1819 年,这幅画以《海上失事》为标题,参加了沙龙展,但却遭到强烈的攻击。这些攻击不仅出於政治因素﹝政府当局竭力隐瞒这一丑闻,因而为此画感到极度的紧张﹞,而且也出於当时的美学观点争议的原因。因为这幅作品远离当时非常流行的新古典主义规则,其技法与当代那些无可争议的大师相左,例如,杰利诃使用了强烈的明暗对比,以及光线的猛烈闪现,与大卫﹝Jacques-Louis David﹞那明亮而生动的色调相反。画面几乎是单色的,深深的棕褐色色调,均是通过沥青来实现的。画面表面上看来是建立在一个错综复杂的结构之上,但实际上则勾勒出一个精确的上升结构──最终结束於右边幸存者高高举起、拼命摇动的缎布上。一种高度的紧张感,一种朝著地平线的光线向前移动,期望得救的焦虑感,使这幅作品具有特殊的暗示力量。

这幅作品有力地证了杰利诃渴望蜕变为属於自己的新时代,可是却又受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教条的影响,而矛盾不已的心态。

患嫉妒偏执狂的女精神病患者

﹝Portrait of a Woman Suffering from Obsessive Envy﹞

基本信息

1822 ~ 1823 年

油彩u2027画布,72 x 58 公分

美术博物馆,里昂﹝Lyons﹞,法国

说明:患嫉妒偏执狂的女精神病患者

杰利诃画过一组十幅精神病患者的系列肖像画,送给了巴黎萨尔帕伊埃医院的院长,也是精神病专家的 E.J.乔治。促使画家画出这一系列肖像画的原因不明,有人认为可能是为乔治大夫的著作《论疯子》﹝1820年﹞一书作的插图;也可能是为乔治大夫的病理课所作的医学说明图;或者,更大的可能性是为了报答为他医治神经衰弱的大夫所作的赠品画作。杰利诃在创作《梅杜萨之筏 》﹝The Raft of the Medusa﹞ 时,曾患有神经衰弱的病症。总之,这幅画面表现出来的,正是模特儿的精神状况,杰利柯对他们的痛苦深表同情,对如何看待精神病患者,以及这类医学的研究极感兴趣,就是因为这些因素,促使杰利柯创作出这些精神病患者的肖像画来。

杰利诃是一位极敏感的艺术家,所以,他的这种兴趣并不会令人感到奇怪。他曾经通过绘画,表现过梅杜萨之筏海上失事者的绝望,也表现过宗教裁决所囚犯的苦痛,和黑人奴隶的悲剧,因此,人们已逐渐习惯在他画笔下,人物的真实面貌了。

杰利诃在我们眼前展现的肖像,无论是男人或女人,其面孔、举止和表情上,特别是住嘴部摺皱上,和难以捉摸的目光中,都表现出病人的疯癫与不幸。

对这些不幸的人,杰利诃给予人道的声援,他似乎在此批判一些残酷的说法﹝这些说法认定那些不幸的人都是金钱、功利、战争、偷窃、妒嫉、战功的牺牲者u2025u2025u2025﹞,於是,杰利诃从这幅画的画面中,呈现这个老妇人从害怕的、含混的、畔略抬起的迷惘目光之中,流露出她正在请求同情和理解的眼神。

驯化牛只

﹝Taming of the Bulls﹞

基本信息

1817 年

油彩u2027画布,56.5 x 48 公分

哈佛大学幅格艺术博物馆,麻州﹝Massachusetts﹞,美国

说明:

这是杰利柯在游历罗马,回到巴黎之後,所绘制的早期作品之一。比起杰利诃其他的作品,这一幅画更能反应田地对米开兰基罗绘画技法的鉴研,同时也表现出他根据古典艺术的技法,把现实变成神话的研究。

在画面中,我们可以发现杰利柯把「义大利的现实」转变成「神话」的一种特殊方法,他的目的就是把拿破仑时代的晚期,那种迷漫整个法国的低沈气氛,比照罗马平民在节日庆典及各项比赛时,所迸发出来的力量。於是,本该是贩卖牛只的市场,却变成了举办世俗仪式的地点;牛市,已失去了任何现实需要的意义,而成为对米特拉神的崇拜﹝米特拉是世俗之神﹞。为了祭祀神灵,人们正在杀牛。

画面从底部展开,其馀部分作为背景出现:左边是阴影中的一堵高墙,中景是另一堵长长的白墙,旁边有一幢小小的建筑物,建筑物的後而是一座小山,和布满云彩的天空。

画面前景,在一组动物的赭石色、灰色和红色的色调上,以及左边墙面阴影的暗色调上,突出了人物衣服的绿色和红色的鲜艳色调;再者,由於在背景那一排长长的、明亮的白色围墙,以及向远方伸展的小山和天空的绿色、蓝色的衬托下,使整个画面额得更有质感,也更为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