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猷

简介:[公元一o九三年至一一六九年]字彦猷,庐州濡须人,宣和进士,历任朝奉大夫。生于宋哲宗元佑八年,卒于孝宗乾道五年,年七十七岁。善文,明白晓畅,诗亦真朴有致。为人慷慨有气节。建炎间,金兵陷无为军,率乡人据险共保,扰击金兵。...
[展开]

彦猷的个人经历

王之道-个人简介

[公元一o九三年至一一六九年]字彦猷,庐州濡须人,宣和进士,历任朝奉大夫。生于宋哲宗元佑八年,卒于孝宗乾道五年,年七十七岁。善文,明白晓畅,诗亦真朴有致。为人慷慨有气节。建炎间,金兵陷无为军,率乡人据险共保,扰击金兵。绍兴二年(1132),进承奉郎,镇抚司参谋官。六年,知开州。八年,通判滁州。以反对和议,忤秦桧,坐废二十年,卜居相山之下,自号相山居士。二十三年,起通判安丰军。绍兴末,官至湖南转运判官,以朝奉大夫致仕。乾道五年卒,年七十七。宣和六年,(公元一一二四年)与兄之义弟之深同登进士第。对策极言燕云用兵之非,以切直抑制下列。调历阳丞。绍兴和议初成,之道方通判滁州,力陈辱国非便。大忤秦桧意,谪监南雄盐税。坐是沦废者二十年。后累官湖南转运判官,以朝奉大夫致仕。词集有《彊村丛书》本《相山居士词》二卷。以《如梦令》为最清隽幽倩。

 

王之道-两大时期

一)北宋时期

北宋·徽宗宣和六年(1124年)与兄王之义、弟王之深同登进士第,因对策极言联金伐辽之非,抑置下列。钦宗靖康元年(1126年)调和州历阳县丞,摄乌江令,以奉亲罢。金兵南侵,率乡人退保胡避山。镇抚使赵霖命摄无为军,朝廷任命为镇抚司参谋官。

(二)南宋时期

彦猷

南宋·高宗绍兴年间迩判滁州,因上疏反对和议忤秦桧,责监南雄州溪堂镇盐税,会赦不果行,居相山近20年。秦桧死后,起知信阳军,历提举湖北常平茶盐、湖南转运判官,以朝奉大夫致仕。生平事迹见《本集·卷三○》附录宋·尤袤《故太师王公神道碑》。南宋·孝宗乾道五年(1169年)病卒,终年76岁。著有《相山集》30卷(《直斋书录解题卷一八》作26卷、《宋史·艺文志》作25卷),已佚。清·四库馆臣从《永乐大典》辑为30卷,其中诗15卷。诗以影印清文溯阁《四库全书》本为底本。新辑集外诗附于卷末。

王之道-五言律诗联

五律是五言律诗的简称,属于近体诗中律诗(格律诗的意思)的一种;超过八句的律诗,成为长律或排律。排律,一般都是5言的,句数不定,但必须超过8句,句数是偶数,如10句,20句,100句,至200句以上。按照一般习惯,律诗是最讲究语言锤炼的,古人有“五律如四十尊菩萨,着一俗汉不得”的说法。汉语虽有四声,但在近体诗中,并不需要象词、曲那样分辨四声,只要粗分成平仄两声即可。要造成声调上的抑扬顿挫,就要交替使用平声和仄声,才不单调。汉语基本上是以两个音节为一个节奏单位的,重音落在后面的音节上。以两个音节为单位让平仄交错,就构成了近体诗的基本句型,称为律句。五言近体诗无论怎么变化,都不出这四种基本句型。这两种句型,首尾的平仄相同,即所谓平起平收,仄起仄收。人们若要制造点变化,改成首尾平仄不同,可把最后一字移到前面去,对于五言来说,它的基本句型是: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

五言类型一 格式范例         五言类型二 格式范例

青山横北郭,⊙平⊙仄仄          深居俯夹城,平平⊙仄平(韵)

白水绕孤城。⊙仄仄平平(韵)       春去夏犹清。⊙仄仄平平(韵)

此地一为别,⊙仄⊙平仄          天意怜幽草,⊙仄⊙平仄

孤蓬万里征。平平⊙仄平(韵)       人间重晚晴。平平⊙仄平(韵)

浮云游子意,⊙平⊙仄仄           并添高阁回,⊙平⊙仄仄

落日故人情。⊙仄仄平平(韵)       微注小窗明。⊙仄仄平平(韵)

挥手自兹去,⊙仄⊙平仄          越鸟巢干后,⊙仄⊙平仄

萧萧班马鸣。平平⊙仄平(韵)       归飞体更轻。平平⊙仄平(韵)

——唐·李白《五律·送友人》诗       ——唐·李商隐《五律·晚晴》诗

五言类型三 格式范例          五言类型四 格式范例

国破山河在,⊙仄⊙平仄             太乙近天都,⊙仄仄平平(韵)

城春草木深。平平⊙仄平(韵)        连山到海隅。平平⊙仄平(韵)

感时花溅泪,⊙平⊙仄仄           白云回望合,⊙平⊙仄仄

恨别鸟惊心。⊙仄仄平平(韵)        青霭入看无。⊙仄仄平平(韵)

烽火连三月,⊙仄⊙平仄             分野中峰变,⊙仄⊙平仄

家书抵万金。平平⊙仄平(韵)        阴晴众壑珠。平平⊙仄平(韵)

白头搔更短,⊙平⊙仄仄           欲投人处宿,⊙平⊙仄仄

浑欲不胜簪。⊙仄仄平平(韵)        隔水问樵夫。⊙仄仄平平(韵)

——唐·杜甫《五律·春望》诗        ——唐·王维《五律·终南山》诗

王之道-词集节选

《一剪梅》

风揭珠帘夜气清。香扑尊罍,初见云英。蓝桥何处旧知名。今夕相逢,此恨消停。

劝酒嫣然一笑倾。细意端相,无限娉婷。曲终犹带绕梁声。莫辞沉醉,为覆金觥。

《八声甘州》

叹关河在眼、孰雌雄,兴废古犹今。问中原何处,黄尘千里,远水平林。闻说讴谣思汉思汉,人有望霓心。想垂髫戴白,泣涕盈襟。

流水高山还会,意不烦挥按,如见虞琴。◇逶迟周道,四牡骤駸駸。尽诹谋询度归来,聊缓辔、岁晚雪霜深。西湖好,光风迟日,同快吴吟。

《卜算子》

拄颊看西湖,屡对纶巾岸。江上相从醉万山,六见年华换。

君唱我当酬,我醉君休管。明日醒时小艇东,莫负传书雁。

《卜算子》

堂下水浮天,人指山为岸。水落寒沙只见山,暗被天偷换。

堂上老诗翁,客至劳相管。风喘西头客自东,目送云中雁。

《卜算子》

今日富川滨,后夜湓江岸。千里西湖指顾间,未怕新年换。

再见复何时,此意凭吟管。应有新诗当尺书,日望南来雁。

《千秋岁》

薰风散雾,帘幕清无暑。萱草径,荷花坞。幽香浮几席,秀色侵庭庑。微雨过,绿杨枝上珠成缕。

双燕飞还语,似庆良辰遇。酾美酒,烹肥羜。何妨饮且醉,共作斑衣舞。人竞报,蟠桃已实君知否。

《千秋岁》

熙熙台上,秋色增清壮。和气溢,祥烟扬。淮山供杂俎,湖水浮新酿。人共仰,貔貅坐拥诗书将。

箫鼓声嘹亮,珠翠环相向。回妙舞,迟妍唱。竞斟长命斝,同试沧溟量。锋车往,东归遂继华原相。

《小重山》

要识长生辈赤松。朱颜和绿发,正丰茸。当年今日堕仙宫。佳气郁,香霭菊花风。

一醉拚千钟。小槽新酿美,玉泉浓。酒酣诗思浩无穷。云烟烂,题破锦笺红。

《小重山》

花艳嫣然照坐红。池光高下见,木芙蓉。相从款款莫匆匆。新酿熟,浮瓮碧香浓。

倚槛送飞鸿。登高时节近,菊披风。笑谈今喜一杯同。揉金蕊,和露入杯中。

《水调歌头》

颢气遍寰宇,风露逼衣裘。中秋昨夜,明月千里满西楼。

人道当年今日,海上骑鲸仙客,乘兴下瀛州。雅志在扶世,来佐紫宸游。

庙堂上,须早计,要嘉谋。牙床锦帐,三岁江北叹淹留。

好在蟹螯如臂,判取兵厨百斛,与客醉瑶舟。待得蟠桃熟,相约访浮丘。

《水调歌头》

湖上有佳色,黄菊傲霜秋。一尊相属,谈咏彼此得无愁。

何处鲈鱼初荐,错俎金尊点鱠,令我忆东州。双鹭带斜日,飞下白苹洲。

晚风劲,吹残酒,袭破裘。故人俱在,江左底事独淹留。

归去草堂侵夜,一点青荧灯火,得句可忘忧。欲识无穷意,终日倚城楼。

《水调歌头》

斜阳明薄暮,暗雨霁凉秋。弱云狼藉,晚来风起,席卷更无留。

天外老蟾高挂,皎皎寒光照水,金璧共沉浮。宾主一时杰,倾动庾公楼。

渡银汉,漙玉露,势欲流。不妨吟赏,坐拥红袖舞还讴。

暗祝今宵素魄,助我清才逸气,稳步上瀛洲。欲识瀛洲路,雄据六鳌头。

《玉连环》

流水细通何处。柳溪新雨。清风十里送篮舆,行不尽、山无数。

一簇楼台窣堵。老僧常住。悬知俗客不曾来,门外苍苔如许。

《玉楼春》

年来六十增三岁。却忆去年趋盛会。风流人物胜斜川,灼灼有同前日事。

不知弦管催新水。但见飘飘萦舞袂。主人情厚酒行频,酩酊莫辞今夕醉。

《玉楼春》

少年心性消磨尽。三斗烂肠浑是闷。看书聊复强寻行,属句不妨闲趁韵。

此生自断天休问。富贵时来还有分。一卮芳酒送清歌,楼下玉人相去近。

《石州慢》

磔攘送寒,燔烈兴岁,又颁尧历。青霭烧痕,绿浮风皱,暖回春色。地天交泰,时当倾否,五鬼休相厄。何妨笑倚东风,一饮杯三百。

长忆。苻坚入寇,功高晋室,无如安石。义概雄心,辄莫等闲抛掷。盖攘声名,鼎彝勋业。朋溪虽好,未放终闲逸。喈喈黄鸟,更看壶中春日。

《石州慢》

天迥楼高,日长院静,琴声幽咽。昵昵恩情,切切言语,似伤离别。子期何处,漫高山流水,又逐新声彻。彷佛江上移舟,听琵琶凄切。

休说。春寒料峭,夜来花柳,弄风摇雪。大错因谁,算不翅六州铁。波下双鱼,云中乘雁,嗣音无计,空叹初谋拙。但愿相逢,同心再绾重结。

《好事近》

春色到梅梢,人在东风清嚏。曾见少微初降,蔼龙泉佳气。

功名富贵属多才,如子已无几。造物恰同予意,放骅骝千里。

《好事近》

霞影入瑶觞,酒与余霞同色。人共昌朝方永,过觥筹三百。

一枝红皱石榴裙,帘卷篆烟碧。约我他年湖上,看九华终日。

《西江月》

黄菊正怀彭泽,白衣俄致江州。登高余醉快扶头,此贶义兼情厚。

痛饮还须酒对,清吟况值诗流。轻投无惜万金酬,木李旧先琼玖。

《西江月》

磨急锯霏琼屑,汤鸣车转羊肠。一杯聊解水仙浆,七日狂酲顿爽。

指点红裙劝坐,招呼岩桂分香。看花不觉酒浮觞,醉倒宁辞鼠量。

《西江月》

雪后千林尚冻,城边一径微通。柳梢摇曳转东风。来看梅花应梦。

酒面初潮蚁绿,歌唇半启樱红。冰肌绰约月朦胧,彷佛暗香浮动。

《西江月》

春色荒荒别浦,春潮滟滟长堤。绿杨风喘客帆迟,肠断江南双鲤。

短梦当年楚雨,扁舟后夜秦溪。一声啼鸟怨春归,人在酴蘼花底。

《西江月》

一霎轻云过雨,半篙新绿横舟。梅花池馆暗香浮,酒入朱唇红透。

有恨尤怜别恨,多愁不惯春愁。舞余何惜更迟留。肠断断肠更后。

《西江月》

一别清风北牖,几番明月西楼。断肠千里致书邮,借问近来安否。

归路淮山过雨,归舟江水澄秋。佳人应已数程头,准拟到家时候。

《折丹桂》

照人何处双瞳碧。欲去江城北。过江风顺莫迟留,快雁序、飞联翼。

西湖花柳传消息。知是东君客。家书须办写泥金,报科名、题淡墨。

《折丹桂》

风漪欲皱春江碧。予寄江城北。子今东去赴春官,挽不住、抟风翼。

修程应过天池息。何处堪留客。预知仙籍桂香浮,语祝史、休占墨。

《折丹桂》

雪晴山色分遥碧。辉映江南北。子今东去步蟾宫,看少展、垂天翼。

晚来江上西风息。算不是新丰客。明年三月见君时,庆章绶、纡铜墨。

《阮郎归》

玉绳低转斗阑干。久温春酒寒。夜长风劲怯衣单。有人哦二山。

蟾欲满,雁初还。桃花微破颜。枕痕犹带断红残。无言心自闲。

《阮郎归》

长杨风软弄肢。日长胡蝶飞。雨余新绿细通池。玉钩县妓衣。

鸿雁远,子规啼。此情谁得知。一尊聊与故人持。醉来悲别离。

《东风第一枝》

玉骨冰肌,绛趺檀口,玲珑亚竹当户。嫣然照雪精神,消得东君眷与。群芳退舍,顾凡下、非伊朋侣。却自有、薝卜酴蘼,次第效颦追步。

寓心赏、还须吟醉,赴目成、便依歌舞。情锺束素无华,意在含情不语。纷纷桃李,亦何用、轻猜轻妒。觅一枝、欲寄相思,伴取个人书去。

《长相思》

雨蒙蒙,日曨曨。洗出远山三四重。分明眉黛浓。

野桥西,官路东。小驿夜凉风入松。梦魂谁与同。

《长相思》

花一枝,酒一卮。举酒对花君莫辞。人生多别离。

行相随,坐相随。更有何人得似伊。春融胡蝶飞。

《长相思》

天四垂,山西围。山色天容入坐帷。清风吹我衣。

湖水东,江水西。东去西来无尽期。不如君共伊。

《长相思

吴江枫,吴江风。索索秋声飞乱红。晚来归兴浓。

淮山西,淮山东。明月今宵何处同。相寻魂梦中。

《长相思》

风凄凄,雨霏霏。风雨夜寒人别离。梦回还自疑。

蛩声悲,漏声迟。一点青灯明更微。照人双泪垂。

《长相思》

桃花春,杏花春。桃杏妖娆如个人。歌声清遏云。

酒醺醺,烛荧荧。眼尾微红无限情。相逢堪断魂。

《青玉案》

金尊照坐红裙绕。怪一饷、歌声悄。乱扑珠帘风絮晓。香薰笑语,酒烘颜色,莫逐流年老。

诗涛入笔悬河倒。快万里云天为君扫。检点春容何处早。柳条青眼,梅梢粉面,得凭于人好。

《青玉案》

逢人借问钱塘路。我亦欲、西湖去。目送兰桡知几度。鳌峰浮玉,鲸波飞雪,正是潮来处。

海棠花下春将暮。缓唱新词味佳句。见说东君曾梦许。柏台冠柳,金銮视草,便作商岩雨。

《青玉案》

半年不踏轩车路。彷佛过、长桥去。贴水行云风送度。两行高柳,一坡修竹,是我尝游处。

黄鹂休叹青春暮。出谷迁乔旧家句。天意从人还许诉。凝寒和气,沉阴霁色,大旱滂沱雨。

王之道-诗集节选

白莲池》

白莲如玉人,高洁谢脂泽。圆荷作翠盖,掩映秋水碧。

小亭日相对,无言倚轻策。

《饱食》

予亦属厌耳,女宽何叹三。一箪傥知足,八珍自忘贪。

驼峰擅西北,瑶柱夸东南。但愿无是馁,藜羹非我惭。

《成相院》

山前罗万松,邀我行数里。不知幽人居,便家乱峰峙。

新晴翠似泼,乍热汗如洗。幸获听潺湲,何妨濯清泚。

失梳蓬鬓结,欠洗垢衣黄。我欲齐荣辱,谁能较短长。

贱贫犹不去,富贵慎无忘。岂敢贪怀璧,春秋戒越乡。

《春日无为道中》

旱甚山光暗,风颠日色微。桑芽蝱翅小,荻笋彘肩肥。

野寺看题壁,村垆问典衣。春容良不恶,杨柳正依依。

《春日游西塔示本上人》

暇日搜奇胜,羸骖适莽苍。幽花撩醉眼,早麦慰饥肠。

佛屋几间在,村墟三里长。廉纤晚来雨,未觉客心伤。

《次因上人韵》

一从潜水别,三见菊花黄。旧好论交笃,新诗引兴长。

劳生閒自笑,道术淡相忘。蝴蝶秋来懒,时应到睡乡。

《次韵鲁如晦七夕》

今夕知何夕,相逢莫漫愁。凉锟彪唬略鹿椅髀ァⅫ/p>

重惜经年别,贪延数刻秋。明朝河汉隔,西向望牵牛。

《哀陈夫子》

不见陈夫子,依稀四载余。云亡前日信,报葬几时书。

玉轴千篇在,牙签万卷储。九原应有恨,新第落成初。

去矣君何速,闻之我重悲。席尘埋古鼎,书蠹入新诗。

鸿雁嗟安仰,枌榆痛莫追。木瓜惭未报,临纸涕涟洏。

《哀徐朝议恭人潘氏》

爱子心惟壹,宜家语不烦。雨添南涧藻,风偃北堂萱。

郁郁今同穴,诜诜正满门。善哉摩顶记,归奉大慈尊。

城见三千岁,人终八十春。从夫安乐近,拜佛率陀新。

婉娈书彤管,凄凉叹棘薪。中郎有贤子,遗泽擢平津。

《呈蔡元德二首》

别来閒计日,一日似三秋。顾我无能老,逢君始欲愁。

诗情今转胜,交契久还稠。学问神龟似,当年继践猷。

一叶黄梅雨,潺潺过麦秋。昏沉浑似醉,憔悴不禁愁。

渠溢门庭淖,园荒草树稠。乍晴酬绝唱,何幸对风猷。

《哀汤与立父》

薄俗久不竞,丘园多逸民。闻君轻去世,令我重沾巾。

一梦苕溪晓,千年石堵春。人情不能已,南望哭江滨。

一门今七世,谁复似君家。盛事追公艺,高风映伯华。

板舆方就养,玉树遽兴嗟。叔子今何在,魂应到马牙。

尚记宣和末,贤科擢阿戎。义方传辇下,士誉走江东。

贺厦心虽切,披云意自忡。思君想眉目,悲咽对西风。

《酬朱元顺参议》

舟来自金沙,敢避江路绕。计程逾五月,书劳比三考。

湖阴见君处,取别殊草草。因思会面难,相从意弥好。

新诗何所似,绘纤错华藻。赓酬愧空疏,祗益我心搅。

亨否有时命,恭倨任妻嫂。行矣无忘饥,俗谚戒一饱。

《次韵除伯源程序九日闲居追和渊明》

閒居遇重九,对酒怀陶生。陶生不可见,爱此重九名。

清霜肃时令,天宇增高明。依依远山色,隐隐宾鸿声。

泛酒黄金花,人言可延龄。嗟予不解饮,酒到从之倾。

嫣然木芙蓉,摇风倚东荣。虽无窈窕歌,自足娱吾情。

鼓琴复何为,年来泯亏成。

《春雪和袁望回三首》

残岁连人日,同云暗海涯。晨开才曭晃,暮集复交加。

野色铺霜缟,秋光散玉葩。老夫僵不扫,稚子走争拿。

皎洁欺梅萼,严凝禁草芽,饿彪迷旧宋,惊雁失圆沙。

有客方夸酒,何人欲斗茶。南山歌禹甸,西国想毗耶。

弄日乌薪熟,围风翠幙遮。岂知春霁好,万物动芳华。

谁谓过残腊,余寒遂有涯。雪来风益横,冰着雨还加。

万里隋堤絮,千山庾岭葩。袁门晨尚闭,剡艇夜应拿。

百蛰犹含土,群芳敢放芽。娇红还玉茗,新绿借金沙。

力胜榴花酒,功高雀舌茶。人心愁甚矣,天意欲何耶。

好放朝阳出,休从宿雾遮。青腰诚念我,明日变霜华。

棱棱威正肃,浩浩意无涯。雨息风还怒,霜余雪更加。

氍毹还席地,薝蔔竞分葩。虎饿豺狼搏,乌穷鸟雀拿。

木冰鸣玉佩,檐溜轧芦芽。鹤集疑惊露,羊群忆卧沙。

晚餐甘当肉,卯酒薄胜茶。盈尺其多矣,逾旬果是耶。

日车行自驾,云障欲何遮。坐想传柑饮,千官从翠华。

《次韵慧上人见寄》

别来六改岁,想遍江南山。江南二百州,云水相往还。

秦望冠吴越,嵯峨俯尘寰。法华在其侧,参差拥高鬟。

幽花自芬芳,好鸟时绵蛮。传闻发梦寐,登览忘劬艰。

去年谒老聪,默坐焚金颜。铁然狮子吼,顿觉醒冥顽。

子今从之游,旧习须夷删。人人自有分,既悟不我悭。

请看钓鱼翁,满船载鲂鳏。

《次韵同年蔡仲平察院游西湖》

朝日不受雾,晴光似晖晖。忽然快我心,清风为解围。

坐见九里松,旌幢碧相依。天竺了在望,上有祥云微。

西湖一千顷,圆荷覆青衣。轻舟况游览,往往俗客稀。

幸及新雨霁,欣逢露初晞。水光与山色,高低映郊畿。

佳哉气葱郁,观阙何巍巍。谁云门庭远,咫尺承天威。

诸公萃俊杰,高论玉尘挥。载酒旨且多,不醉无庸归。

余欢到献酢,滟滟双鸳飞。新诗烂锦段,想见劳心机。

顾我虽百拙,续貂重相违。明年若重来,种种当如几。

《次韵王山甫春日出郊探梅》

倚竹有佳人,天寒玉肌温。永怀经年别,及此春日暄。

幽閒谁与娱,依依映丘樊。计台二三友,才高工拨繁。

幕府公事退,联镳邮郊原。城南富卉木,胜处陈家园。

东风发萌芽。柳眼暗若昏。昨宵一阵雨,清爽到乾坤。

植杖芳划径,系马枯桑根。观梅不忍去,错俎罗金樽。

主人笑揖客,徘徊倚朱门。指麾群儿辈,薪水相抚存。

邻妇抹红妆,来觇攀篱援。酒酣诗思逸,笔力华旗搴。

姜盐芼芜菁,绝胜瓠叶幡。萧然出尘姿,飘飘欲腾掀。

桃李分当避,蜂蝶那敢喧。谁能移将归,栽培拥高垣。

要令百种花,俯伏争趋奔。不烦频出游,正恐嘲短辕。

太簇初应律,飞霙尚翩翩。何妨醉瑶舟,大嚼供炮燔。

手撚一枝春,吟笑穷曛暾。可怜廊庙具,沉滞三家村。

和羹似不晚,作诗与招魂。

《次韵刘春卿书怀》

老去宜安分,年来强竞辰。功名虽自许,心腹欲谁陈。

赖有金谿彦,相从锦水滨。词华三凤蔚,诗律八音纯。

风月论交旧,云山发兴新。鄙怀烦澡雪,高义叹倾囷。

李峤真才子,唐邕实异人。感时悲鹤战,忧国赋车辚。

寤寐思摧敌,行藏冀泽民。廉高辞郑粟,狂笑取韩银。

松柏迷荆棘,琳琅杂珷珉。北游观赤帻,西走避黄巾。

端木谋存鲁,长沙论过秦。江湖双醉眼,天地一閒身。

遵海嗟黄屋,垂衣想紫宸。擒王须李靖,抗贼付张巡。

尚缓三城役,方驰六辔询。两河蜂伴蚁,多壘介和鳞。

烽火青淮隔,楼船古汴堙。离宫埋茂草,禁御掩荒榛。

典册尊诸夏,戎羌守四邻。如何来丑类,容易破重闉。

大厦烟焚突,长堤蚁溃漘。复垣阊阖夜,层观景龙春。

蔑视排奸魏,空闻识反甄。伤哉无止鼠,甚矣不由鹑。

天启中兴运,时当外侮宾。此生那习坎,吾道已康屯。

黄卷何妨对,青灯正可亲。侏儒归檃括,苦窳入陶钧。

夸父劳追日,颜回怅绝尘。庙堂资赞辅,岩穴忍跧踆。

炳焕文中虎,玲珑席上珍。肯终虞涧筑,聊滞越山薪。

君壮勤非勉,予衰懒是真。会看鸣鸑鷟,相庆画麒麟。

簪绂行当贵,虀盐莫厌贫。仲尼忧悄悄,扬子恶频频。

守节身何屈,移忠道自伸。秋吟足佳句,飞动笔如神。

《出合肥北门二首》

淮水东来没踝无,只今南北断修涂。东风却与人心别,布暖吹生遍八区。

断垣甃石新修叠,折戟埋沙旧战场。闤闠凋零煨烬里,春风生草没牛羊。

《酬孔纯老送海错三首》

海错东来自四明,感君怜我故分珍。拜嘉何必须豪饮,大嚼姑从得句新。

螺头已荷兼三和,凤髓何须贵八珍。多谢邦君怜不饮,只将诗句巧争新。

恶语岂堪酬妙句,粗餐曾不餍常珍。得君海错俱奇绝,从此鄞江发兴新。

《春日有感示魏定父》

聚散时来不自由,相逢相别欲何尤。韦皋况有三年约,陶谷端非一日谋。

残角为谁惊晓梦,远山多事惹春愁。故园又作骊驹赋,尚幸持觞为劝留。

《次彦时兄苦旱韵》

斗粟衡门且自安,老来筋力厌辛酸。官游动是三年别,邂逅应容一笑欢。

荷浦珠联秋露溢,稻田龟坼暑风乾。昨朝溪足捎新雨,已觉羸躯怯夜寒。

《酬章序臣二首》

风梢摇落雪飞花,谁传江梅到我家。曾把数枝分暗馥,要催群卉助光华。

高吟两绝那容继,胜赏双清蔑以加。春不世情应委曲,十年留滞在天涯。

老懒观梅喜见花,一枝聊复寄君家。清香扑袂传春信,疏影摇窗借日华。

小小池塘从掩映,依依杨柳漫交加。和羹风味今犹古,回首青青遂有涯。

《按麦行和魏定父韵》

号啼莫怪妻子疏,麦秋恰了偿官租。嘘嚅湿沫鱼在陆,伤时令我思唐虞。

平和还易有何说,大要丰财贵知节。相扶相吊来流亡,问言豆叶何时黄。

远哉天道所不晓,人比前年孰多少。

《次韵毕少董游西湖》

西湖春晚未全热,湖上山光互明灭。往来冠盖竞骈阗,断续笙箫共伊咽。

我怜湖山山见怜,波间涌出佳人钿。太真一去不复返,圆荷万点臙脂钱。

船头美盼珠的皪,不必洞房深处觅。忽然相值更相呼,嫩蓝衫子山争碧。

肠断骚人一轴诗,细看烟柳想腰肢。明年我亦西湖去,迟日光风二月时。

《春晚书怀》

十年萍梗三到吴,走俗未暇观西湖。是行信步至湖上,水光山色开天壶。

游人杂遝半罗绮,一径不惮穿云纡。归来神思顿清发,诗中写出钱塘图。

张侯妙语何所似,青玉为案黄金铺。要当联辔事幽讨,邂逅得句相招呼。

东坡已死不可作,因君对景还嗟吁。水仟配食竟莫举,但见旧隐环菰蒲。

山间有寺过三百,终期遍走参能儒。还家儿辈若问我,庶免不如空嗫嚅。

《次韵寄荀晋仲简陈夫子》

二老亭亭双属玉,交映霜余半溪绿。才高一世妙言语,落笔珠玑烂盈掬。

时来钓叟为三公,傅岩莘野谁雌雄。纷纷俗态任冷暖,风云早晚腾蛟龙。

中兴复见宣和盛,须信人心协天命。真从僵仆正邦基,更向膏肓起民病。

尺书寄我三长篇,管中窥豹非其全。墨渝纸敝未释手,晴窗飞尽沉香烟。

嗟予留滞濡须坞,梦寐斯文属燕许。何当单骑造斋榻,遂使高轩出城府。

春风回首归萌芽,又促畦丁种早瓜。我心倾写会有日,为言已办浮江槎。

《次韵陶监丞茂安见赠》

三年重见须川湄,舍舟东去何驱驰。王事靡盐莫遑息,人生所贵心相知。

经从往返两过我,一言意厚何多为。向来江夏倾盖日,翕然誉望推麟仪。

才猷伏火丹九转,用之功效堪扶衰。重阳初过雨新霁,乾坤六合方平夷。

边城残寇何足灭,庙堂胜算那容窥。相逢问我出世法,嗟我茅塞同荒陂。

因君扣击发探省,沉迷可笑群昏随。我闻摩诘老居士,后身楼至今王维。

忽然惠顾有缘契,怳若宿雾青天披。愿君为我取妙善,此界示现无边慈。

《次韵孙兴宗秋怀》

秋山赫赫明丹枫,秋天隐隐分玄鸿。不知眼界阔多少,九华突兀撑晴空。

嗟予老病百事懒,谁能强勉追儿童。读书既苦齿多豁,属文益觉心如蓬。

年来衰甚更龃龉,乘舟卖面皆遭风。茫茫有类堕云海,踌躇四顾迷西东。

感君赋秋肯寄我,开缄反覆歌三终。如痿忽起盲忽视,角力未易分雌雄。

寒乡冰雪正凝沍,暖回爱日何烘烘。惊涛巨浸浩无际,安流利涉输艨艟。

荜门圭窦仅容膝,规模敢拟何房宫。生平示惯新斧凿,斲削便许从共工。

伟哉欧梅两黄鹄,逃名诗酒俱称翁。余生顾后八十载,贤愚虽异襟期同。

知君尚友取前哲,言之聊复输丹衷。何为规规事骚雅,乃欲索我章句中。

舂容大轴烂锦绣,令人一睹情融融。清新妩丽似鲍谢,岂徒奥学称淹通。

人能平地覆一篑,不辍会致邱山崇。披云挽仰三百日,相逢底事常匆匆。

去年江上识君处,凿冰初见阳冲冲。分携不觉秋又晚,向来旱气方蕴隆。

君如镇西我淝水,我往无事还何功。而君被檄试多士,考覈曲尽权衡公。

作诗恶用求好语,好语正自添诗穷。有时嗣响姑趁韵,兹意只欲安微躬。

争如闭门绝庆吊,著书远继吾家充。静言培塿亦何罪,不韪正坐睎衡嵩。

茅斋雨过负露肃,青灯夜讽赓秋虫。更阑耿耿不成寐,卧听江城鸣画筒。

《酬潘县尉》

尧明文采灿星宿,子全道义高金玉。伤哉二子不可见,墓上悲风号拱木。

逢君论在友话偶及,令我吞声为渠哭。因渠感君不我鄙,远寄锦囊诗一轴。

有如贝阙罗珠玑,东攫西拿厌吾欲。又如康衢走骐骥,朝越暮燕惟尔逐。

匹夫获罪坐怀璧,谁使诠夜光冲蔀屋。仲尼知本故称水,请看县崖泻飞瀑。

我从二子方弱冠,挽仰三母同转毂。壮年登第今已老,碌碌无奇堪齿录。

羡君节操似松筠,雪里高标仍绝俗。已将义命等穷途,肯为身名强荣辱。

高情慷慨怜衰晚,妙名纵横丐膏馥。开缄反复读数过,骨竦毛森头觳觫。

施隆报蔑君勿诮,明月轻投得鱼目。人生遇合会有日,行矣鸣驺入空谷。

燮调元化坐庙堂,长使斯民歌鼓腹。

《次韵胡德辉松轩时乞兵戍淮》

伐蛟生得须髯苍,隐然为屋分三梁。广寒恍若东西厢,清风入座衣披猖。

萧萧终日声秦篁,一洗郑卫无伊凉。嗟予顽钝铁石肠,时危合蹇甘皇皇。

江城正苦夏烈日,淮甸已惧秋飞霜。绿尊翠杓且径醉,喜与夫子参翱翔。

平生邱壑老增剧,梦想朝露珠玑香。何时元戎北渡森旗章,料敌制胜一一尽所长,鸡群野鹤看昂昂。

《次韵秦寿之雷江阻风》

君之是行亦不恶,到处名山得佳作。江神好事欲援例,横起狂风卷帆脚。

要求诗句须少驻,故戏舟师令暂泊。雷江正在淮南岸,万顷黄芦映于廓。

不知眼界阔多少,但见炊烟耿墟落。归心浩浩孰撩动,归梦忡忡予忖度。

怒涛底事强留滞,清夜无眠屡惊愕。溯游初冀日千里,今比驱车反成错。

人生离合自有数,谁谓江神能见谑。新诗入笔走骅骝,奔逸绝尘那可却。

何妨有酒发妙思,坐对陶泓自斟酌。韵来严语险属和谁,顾我才悭子非虐。

王之道-词作鉴赏

《如梦令》

一饷凝情无语,手撚梅花何处。

倚竹不胜愁,暗想江头归路。

东去,东去,短艇淡烟疏雨。

王之道词作鉴赏

这首闺情词,写了一位少女殷切盼望心爱的人由远方归来的情怀。词中对人物面貌举止着墨不多,对其内心活动的刻画却极为深、细致。读时须注意其措语、用典及结构个的意匠经营。

“一饷疑情无语”,显然不是终日无语、整日销凝而是忽然间因触景生情而产生的惆怅。从次句看,很可能是因攀折梅花所致。这情形有类于《西洲曲》“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从忆梅到折梅,引起对远人的怀思有一个从无意到有意的过程。折梅与怀人有关,所来自远,南朝刘宋时陆凯赠范晔诗云:“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故次句言“手撚梅花何处”,其意仍在怀思远人。“何处”二字则有欲寄无由的苦恼,故“手撚”梅枝,彷徨徘徊。

女子所怀何人,下句更有暗示。“倚竹不胜愁”,系用杜诗《佳人》“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句意,杜诗写了一位为丈夫所遗弃的妇人自保贞洁的德操品行。这里用以暗示词中女主人公离居的忧伤,和对远人一往情深的盼望。同时又沿用杜诗,以翠竹之高节拟人“暗想江归路”,则进一步点出其人远人的踪迹,想当初,他从“江头”扬帆远去的,而今也该从去路归来了吧!这句“暗想”联上“凝情无语”云云,又进一步通过状态表情,表现女子那深沉的思念,难以用言语表达。而“江头归路”联上“何处”云云,又使人联想到唐诗“妾梦不离江水上,人传郎在凤凰山”(张潮)的意境,使人体会到她的内心之痴迷。

从“暗想江头归路”到末二句“东去,东去,短艇淡烟疏雨”,在意象上有一个跳跃。两字“去”字,可推知不是丈夫归来,倒是出外时的情景。那时,他就乘着一叶行舟在烟雨迷蒙的江头离她东去,那景象是如此凄迷,记忆又是如此犹新,令人难以忘怀。这种倒叙不仅使读者领略到更多忧伤,丰富了词人的内蕴;而且造成一种类乎汉诗“步出城东门,遥望江南路。前日风雪中,故人从此去”的意境,既显示出女主人公企盼的失望,又增加了其性格的温润。

“词人难于令曲,如诗之难于绝句,不过十数句,一句一字闲不得。末句最当留意,有有余不尽之意始佳。”(张炎《词源》卷下)这首词的作者,注意措语用意的深婉,做到了句无闲字而有余意;结尾处所造想象中境界,亦饶悠悠不尽之韵味,故称合作。